灵异记收集最新民间真实灵异事件
每天更新全国十大闹鬼,诡异事件

【灵异小说】《纸扎街市》之四:替死鬼

街市有鬼的消息传出半昼,的士已经从网图中认出那女鬼,便是上次错收到的片段中那位。视财如命的他,更已经把片段卖给了週刊。现在对方居然提出用五十万来收购所有影片。的士难得开拓了一条宽敞的财路,便锲而不捨地说服文龙把片段交出。

「五十万呀!我计过啦!之前我地咪想开档鱼蛋档但冇钱嘅!依加咪有囉!」的士咬牙切齿地说。

对于文龙来说,的士从小是个游说战士,每次不论花多少时间,他都会把文龙说服跟着他去做尽任何蠢事。这次也不例外,经过了两天的语音轰炸,文龙开始重新组织整件事。结论是,石姐已经魂游别处,而婷婷很快就投胎了,这时候把影片卖出去,赚些发财钱也好!于是,他便把片段交出,并把这些日子与两鬼的故事向的士娓娓道来。

影片被杂志社公开当天,街市传来阵阵扰人的铃铛盪响声,维持了半天后,直至入夜才稍渐微弱,最后静止。没人知道当中的因由,也没人放下恆常生活要做的事去探究。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报应〉

两个月后,列车鱼蛋店筹备多时终于开张。的士是个有小聪明的人,他把店开在街市附近,一方面闹鬼的地方租金会平一点,一方面邻近车站,新店一开便客似云来,很快便达到收支平衡兼微赚的成绩。

文龙曾多次寻找婷婷无果,见到纸紥街市不见了,又再也遇不上神出鬼没的无名, 加上营营役役的採购工作入侵生活,促使他尽快跟自己说「婷婷可能已投胎,别管了!」,久而久之便没再踏进街市半步。

一直到一天……

正所谓落斜容易上斜难,的士载着文龙,驾驶着新入手的跑车,终于亲身体验到这说法。花了那麽多心思筹谋的生意,今天他终可享用成果,就那麽一小时,便甩掉两百万在车行。

想到新年不需再被长辈审判兼成功脱贫的文龙,骤看眼前风景堪如人生第一片晴空万里,车速随着爽朗的心情愈驶愈快,整个人像长了翅膀,没有任何重量负荷……

呯!

【本报讯】一名男子驶私家车往上水北区医院对出方向时,失控撞向前面宝马车尾。初步怀疑私家车超速致祸。男子头部重创,被送到北区医院后伤重不治。同车男乘客则受重伤,正接受治疗。 事件导致宝马内一孕妇受伤滑胎。 警方及后证实,受伤孕妇为本港地产商人熊正英夫人梁美。

在劫难中幸存下来的文龙,如今孤独的卧在病床上,心虚得每吸一口气都有偷生的罪恶感。即使把自己裹在透白的被单内,依旧感到很不踏实。在被窝内,只有他与伤口独处,看着自己的左手,被包扎得像小时候吃到酸腐味而吐出来用纸巾包住的鸡翼。活在恐惧中,他嫌弃自己身体的每一吋,甚至宁愿像的士一样两秒内撞爆头骨死去,总比现在困在这间被灯光拉长了了不安的笼子的,等待着那总要到来的报应。

咔啪! 凌晨三点 ,房门被打开。文龙一直在失眠的苦海中溺沉,头脑清醒得很,早早听到有人踮着脚偷偷进来。

是婷婷?石姐?还是的士……

叮叮叮……一阵微弱的的叮噹声穿透被单,传到文龙耳内。是无名!

「无名大师!」文龙掀开被单,坐起来准备向无名求救。

啪!有一巴掌狠狠的打在文龙脸上,力度重得令他耳鸣起来。

正所谓同行如敌国,特别在这知识产权金钱化的社会,一旦你发佈了任何出色的作品,都要有被抄袭的心裡准备。几个月前,的士一想到文龙可以侥倖拍下两鬼的踪迹,其他人也可以,便被利字冲昏头脑 ,居然瞒着文龙到街市把唯一的「素材」干掉。

当天下午,太阳晒得把地上的湿气蒸乾,荒废多年而不透风的街市像被掉进了烤炉,快要冒出烟来。

的士手执火机,把纸扎街市抛进焚化炉,手指咔嚓一挞,火焰便由模型侧门开始蔓延。 儘管婷婷泣不成声的哭求着,的士想起那源源不绝的财富,还是铁了心肠要令她烟消云散。

微微的火花从焚化炉口跃出,纸紥街市模型已被烟灰吞吃了大半,剩下一片几厘米的街市小纸门,正处于半溶状态还坚决在洪火中挣扎至灰飞烟灭为止。

无名留下的铃铛晃盪了半天,直至入夜才稍渐微弱,最后静止。

(資料圖片/江智騫攝)

(資料圖片/江智騫攝)

〈替死鬼〉

一场生死闹剧后,文龙跟着无名回到街市,发现暗角多了一个新製的纸扎街市。

无名把在文龙的后脑一拍,把他的魂魄送进了街市内。但当中轮迴不再是人声哄哄的 1997 年 10 月 23 日,而是当初与两鬼协定合作的日子。剪影由流出的影片製成。文龙再次与那隻刚巧踱步经过的小白猫相遇……

「喂!」一把熟悉的声音从后而来。石姐阴沉地在大樑柱后闪出来凝视着文龙。

见着眼前失踪已久的石姐,文龙瞪大眼惊呆得讲不出话来。

原来当日熊翁夫妇到来街市时,石姐便利用这契机,偷偷上了熊太腹中的胎体,企图随着婴儿肉身在熊家出生,从此过着富足的人生。鬼魂上活人身是有后果的,就是有可能永远都出不来。车祸后,她差点就要永远困于婴儿尸身,意识被长埋于黄土下。幸好无名赶到现场,把她收入铃铛带回街市,好为她烧道符灭了魂魄,直接了当。

「仲有几分钟我就灰飞烟灭!」石姐冷冰冰地迫近文龙说。「我係一隻犯尽天规嘅怨魂,冇得投胎,就永远要留係度!」

石姐轻轻把自己的髮尾绕到耳朵旁,整个娇豔起来。她用哀痛的眼神向文龙淡笑着继续说:「我不想!我真係不想!我叫大师一阵就将呢个纸紥烧咗佢,等我呢道为世不容咁多年嘅怨气,可以永远消失⋯⋯」

「吓?」文龙一时消化不了当前的一切。

石姐指着小白猫说:

「如果唔愿谅呢?」文龙立即惊悚得口唇发青。

石姐咧嘴一笑:「咁你就同我一齐俾无名烧咗个魂魄囉!」

此刻,文龙在阳间的身子僵硬得像一块被急冻的鲜肉,失去平衡开始摇曳起来,无名见状便用手轻扶了一下。纵使文龙在脑海中曾为这报应排演了千百个版本,但现在脑袋还是剩下一片空白。

「你放心!你依加死咗,阳间嘅尸体仲会係度。你唔会死无全尸㗎。」石姐冷秘地一步步迫近文龙,脸容无神,唇色渐渐慢退,开始步入行尸走肉的境界。

「係呀!如果係婷婷嘅话,个傻妹一定愿谅你㗎!但佢俾你地出卖咗去换鱼蛋档啦!」石姐已在文龙一鼻之隔,突然目露凶光双手挥出利爪,向文龙心口中央锄下去。

呯一声,从文龙胸口发出!受了那麽凶狠的一掌, 文龙整个灵魂当场离地飘远一尺,就在快将失去意识一刻,他迷糊间仿佛见到石姐痴痴的看着自己流泪。

几分钟过后,在阳间的无名终于挥出红纸,点上了火,在纸紥上来回坛了几圈,便从屋顶开始点起火头,再顺手把火焰一拼掉到门外的车仔档的炉头内,实行为道者,绝不违反天道,对付厉鬼必无情可言,该怎麽办就怎麽办。

微微的小火花从炉口跃出,纸扎街市模型已被烟灰吞吃了大半,剩下一片几厘米的街市小纸门,正处于半溶状态还坚决在洪火中挣紥至灰飞烟灭为止。

烧魂火的味道传开来比普通火刺鼻,文龙感到一阵辣喉的刺痛,便醒来。眼看自己手还是手,脚还是脚,他发现自己被放生了,欢喜若狂起来,衝到无名身旁大动作弯腰道谢。

(資料圖片/黃寶瑩攝)

(資料圖片/黃寶瑩攝)

〈新旧交替〉

叮咛!叮咛!无名见腰间其中一个铃铛摇晃得利害,便把它解开,为幸存在裡头的婷婷放行。

原来婷婷为怕被烧至烟消魂散,便把自己困在铃铛,终究搏取到无名回来把她救出来。

「你上路投胎啦!唔好望返转头呀!」

婷婷哽咽着:「多谢你呀!肠粉哥哥!」

婷婷含泪凝视着如今的文龙,欲言又止,无奈难堪。

「走啦!都叫你唔好望返转头!」无名一掌把婷婷推走。

婷婷往奈何桥走去,人间的声音渐微……

那天起,无名身上,自此多一个不时摇晃得利害的铃铛……街市的铁丝网外围 ,也多了一隻棕色短尾小猫孤独地俳佪。

「蒜香牛肉!蒜香牛肉!」文龙在排队中的客人耳边不停叫。于是,蒜香牛肉一直都是最好卖的。

在这经济主导的城市,靠行道捉鬼根本没可能糊口,反之放下身段在这大家都放弃的废墟卖肠粉倒赚不少。这道理,无名一早想得透切。

要留住这难得免费的场地,就必做就阴盛阳衰的光景,万一阳气略旺便不成事,所以这新旧鬼交替的故事,对无名来说,简直是个完美的循环。

到底文龙几时死?几时做咗替死鬼?文龙不时都这样问。而无名给他的答案常时不同。时而说是一开始他自杀时已死,时而说他死于车祸中,最合理的说法是他魂魄离开纸紥街市一刻,回不到肉身。最终,这些版本都把文龙胡弄得连自己怎死的都搞不清楚。但这并不重要,反正他对于死亡并没抗拒,起码跟着无名,可保証当个饱鬼,比起做人来得更有保障。

不想像他那样当替死鬼?那你记得别贪一时过瘾,随便打扰流浪猫就是。

〈2018年〉

一个时代终虽过去,又过半年后,旁边地盘终于完工,楼盘开卖,无名所铺盖的阴气,终究不敌每天像群蚁般俳佪推销的地产经纪,阳气被提升至前所未有的旺盛。

街市拆卸后,改建成……其实改成什麽也没人想知道。再过几年,大家都会忘了,像已经投胎成三岁小孩的婷婷一样,第一次路过这片「旧地」,拉着妈妈的手,嘻嘻哈哈的笑声中根本不沾一点遗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灵异记 » 【灵异小说】《纸扎街市》之四:替死鬼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