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记收集最新民间真实灵异事件
每天更新全国十大闹鬼,诡异事件

【灵异小说】《纸扎街市》之三:无名道士

〈无名道士〉

凌晨四点,如果一个活人在此刻处于清醒状态,不论有着什麽原因,都不禁在内心暗生一种被世界划分出来的唏嘘。 趁着报纸档的婶婶还未下来叠报纸之前,小贩必须把一切清理好并离场,把街路交还给属于该时段的人。至于什麽时段属于什麽人,一向都是大家约定俗成的,只要河水不犯井水,一切都相安无事。

经过一晚拍摄,文龙把双手撑开伸个懒腰,同时慢慢步出正门铁闸,准备回家洗澡。

「喂!老友!点称呼呀?」小贩哥哥把推木头车推到文龙身旁,看似是有心要逗他聊天。

文龙不以为然,继续伸着懒腰说:「我叫文龙!」

「我叫无名!」

「哇!咁似刺客名嘅?」文龙笑说。

「我对人嚟讲唔係刺客,但对鬼就好难讲啦!」无名轻轻蔑笑起来。

文龙听后感到此人语带杀气,立即放下伸展中的手臂,小退一步。

无名表情依然淡然地说:「座纸扎街市靓唔靓呀?」

文龙听后心惊胆跳,立即提起警戒问:「你咩人嚟?」

无名:「嗰两隻嘢都算古惑啦!居然留你係街市……」话未说完,白猫便快速从横筑窜到屋顶,直跳到无名脸上。无名随即反手一挡,把白猫拨到地上,再从腰间抽出铃铛猛力地摇。白猫发出一阵惨烈的咆哮后,石姐便从猫身弹出。

「死道士!你卖完肠粉就过主啦!讲咁多把鬼呀!」石姐凶狠起来,讲话都咬牙切齿。

「你地明知自己阴气,仲留个生人係度,累死咗佢,你地罪孽加深,想投胎都难!」
「但我地都等咗好耐啦!」婷婷突然飘出来搭话。「呢个人佢自己本身都想死嘅!拍完条片,仲可能对大家都有着数,有咩所谓!」

婷婷的眼神纯粹得让无名哭笑不得。他转头便向石姐怒吼:「一定係你呢隻老鬼教坏佢!」

石姐一听到老鬼二字,即怒火中烧,五指尖突挥出黑长而尖利的鬼爪挥向无名腰间,欲把那束铃铛扯走。无名虽人到中年,但身手依然敏捷,左右脚轻移重心几下便连续转了多个大圈,跃到屋顶,害石姐几度扑空。无名见石姐来势凶狠,突然拿出手提电话,播放一段令文龙摸不着着头脑的录音:「你所打嘅电话,暂时未能接通……」 石姐听到录音后,立即发出痛苦的叫声,双手抱紧头颅,全身抽搐,直至无名关掉电话才平伏。

文龙见状,吓得腿软,处在原地不敢动。

无名得势便嚣张地在屋顶叫喊着:「嘿!老友!你咪未见过大蛇痾尿咁样啦!呢隻嘢成日想反我,跟住走佬㗎!」他转指着正不服气地怒视着他的石姐揶揄说:「但我就係唔明!你人都死咗啦!仲想走去边先?都多馀嘅!」

石姐无可奈何只有继续泼妇骂街:

「收声啦!仆街!你係识虾女人㗎咋!咪又係见到鬼魂夸啦啦,撞正食环小喇叭!」
铃……铃……无名发现腰间的铃铛不寻常地自动发响,转头一看,原来婷婷偷偷飘到屋顶企图帮石姐把铃铛吹走。

无名用手按捺着铃铛,又从裤管的小口袋中抽中一扎锁匙,在婷婷前轻轻一摇,便使得小妮子脸色发白,动也不敢动。无名指骂婷婷说:「你再乱嚟我就摇到抽锁匙跌晒为止,我话你听! 你知啲铃铛用嚟做咩㗎咩?抢咩呀!」

「唔知呀!石姐话,啲铃铛冇晒,你就会走,你走咗,我地就唔洗再係呢座又烂又臭嘅街市度…..」

「你唔用脑㗎!」这下无名真的动恼了。「条八婆讲咩你就信咩!你做人嗰阵就係大意冇咗条命,依加做鬼都咁蠢嘅!」

婷婷听后,伤心得抽泣起来:「肠粉哥哥……石姐讲得啱!你真係好烦呀……」

正当无名思考自己是否说得太过火时,四周环境突然诡异地变得肃静,两鬼也消失踪影。

「先生!先生!」一把语调斯文有礼的男人声从地面传到屋顶。

无名往下一看,立见自己当灾,当场哑口无声。

「请问呢架木头车係咪你㗎?」
几名身穿食物环境卫生处制服的职员,正站在木头车旁,一致地凝望着他,等待他的答案。文龙瞄向隔离街,发现报纸档婶婶正用幸灾乐祸的眼神,观看无名被捕,大概是不爽时间到了,无名还未交还场地,所以用好市民身分报食环。

无名跟职员上车前向文龙大叫:「喂!老友!麻烦你嚟一嚟保释我吖!我畀返钱你吖!」

结果,无名的肠粉车被扣押了,也罚了点钱,但他态度不以为然,因为都习惯了。

「嗱!老友!还返啲保释金畀你。」无名叼着烟仔从裤袋抽出一迭湿皱而渍染污垢的银纸,掀起几张一百蚊小角,抽出便递给文龙。

文龙接过银纸,充满疑惑地望着无名欲言又止。文龙深深吸一口烟,刻意把烟雾捉弄着玩,不停吐向文龙。

文龙不耐烦地边徒手拨开云雾边道:「大师!你到底想点㗎?你咪搞嗰两隻女鬼得唔得?」

无名由上而下打亮了文龙一遍,便用嬉笑怒骂的态度质问:「你係惊我打到佢地烟消云散吖?定怕冇咗佢哋,你咩都拍唔到?」

文龙听后,开始心虚得吞吞吐吐。他自问从没认真想过这问题,反正就只想计划顺利,至于情感上自己与两鬼之间的关係,的确是这一瞬间才开始想起。「算啦!你答唔出㗎啦!我自己都唔知自己係帮佢地定利用佢地……」无名搭着文龙肩膀,用心良苦地劝着:

「 总之你记住人鬼殊途, 仲返唔返去就你自己决定啦!」
文龙:「阿……大师呀!其实你係咪一早知道佢地係度?」

无名是位道术高明的道士,身上声声作响的铃铛是件工具,专收服因自杀而怨懑成杀气满盈的厉鬼。早年因杀戮太多,积了孽,一直生不了孩子,于是改道为收留刚死的亡魂,待他们化尽怨气,再作法引渡投胎,要是亡魂冥顽不灵继续作恶,便施于火刑,化为销魂火, 从此灰飞烟灭。那些香喷喷的炒肠粉,有不少是用这种销魂火烹成。2003 年中的一天,当无名嗅到怨气杀入富豪花园一刻,婷婷便堕楼身亡,尸首正正躺卧在他跟前。当时无名的道术已经高超得轻轻一嗅,便得悉婷婷不属怨魂,而是含冤的孤魂,便打算把她引渡到旧街市,慢慢化间孽念,好作超渡。正当无名从腰间准备抽出铃铛,把婷婷收纳入囊时,一阵臭气熏天的怨懑味正来势汹汹地往他身上衝,一隻五指延出黑爪的鬼手抓向他腰间。无名机灵地往后一退,便见一隻身穿套装,唇红齿白且容貌娇艳的女鬼,正 对他厉眼相看。

「你个仆街!细路女都唔放过?」女鬼出言怒斥被她误当是杀手的无名。「佢啱啱先死!做咗咩错事,你要收佢?」

无知见着鬼魂界也有侠女,心想事情幽默,便刻意向她逗着玩。

无名:「点称呼呀?我收佢又关你咩事?你仲要衝出嚟俾我打?」

石姐:「叫我石姐!总之呢个屋苑係我地头!你咪係度搞事!」

无名听后默默一算,终于弄清楚原来那道怨气是从这自称石姐的女鬼而来。之后他见李英磊虽是厉鬼,但尚存义气,便趁她还未失智时,连同婷婷一齐带回街市。除了利用她们的阴气镇守着那与阳气对冲的建筑外,也顺道为她们积蓄阴德,好超渡她们日后投胎。但想到始终有控制她们一段时日,便花了时间搜集她们生前的事蹟,有利于威吓她们不准犯禁。

「咁点解你噚晚同佢打交嗰阵,唔係用咩符咒之类,係用电话同锁匙㗎?」文龙吸着维他奶,瞪大双眼,期待地追问。

无名吸着身上最后一烟,继续娓娓道来:「人死咗就得返个魂魄。魂魄係一种正常人睇唔见嘅能量,而呢种能量係同做人嘅时间所讲嘅思想,係连接㗎!当你係一个游魂嘅时候,遇到生前最锺意嘅嘢,就会增加能量,相反遇到生前最怕嘅嘢,就会负能量……」

文龙没等无名说完,便紧张的搭话:「咁即係石姐最怕係电话!婷婷最惊嘅锁匙!」

「妖!」无名一掌拍在文龙后脑勺,「 咪赖醒喇!你下次试下同佢地嘈交就咁拎个电话出嚟吓吖!包你俾李英磊条八婆队冧你好似!」

文龙抚擦着自己头皮,扭着鼻说:「得!你继续讲。」

无名:「嗱!李英磊生前最怕就係佢老公唔听佢电话!呢!噚晚段留言信箱录音,就係佢最唔锺意听到嘅!所以一播出嚟,佢就玩完了。」

文龙:「咁婷婷又会锁匙啲咩呢?」

无名轻叹:「如果你留意到,我噚晚都係拎出嚟吓下佢,冇一真係摇到啲锁匙。佢生前成日俾大人打佢嘅……」说到这裡,无名把烟蒂掉到地上,用脚踏熄,声音也变得低沉。「佢一听到锁匙声呢,就知道有人开门返屋企,而道门一开呢,佢都几乎会俾人打嘅!咁所以死咗之后,锁匙声咪变咗佢死穴囉!」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利字摆中间〉

夏天最可恶便是大雨过后的毒日头。阳光把湿气往天上吸,走在地表上的人,活当乾蒸生鲜肉,心生烦躁。

一天,门外突然来了对夫妇,男的文质彬彬 ,身穿踢死兔套装 ,是个头髮稀疏斑白的老人,女的看上去皮肤光滑,乌髮飘逸,肚子微微隆起,是个年轻的孕妇。

「老婆!我嚟紧就会投到呢块地囉!」
「吓!又旧又烂,又冇冷气,仲臭臭地,你要嚟做咩呀?」

「有咩旧咗咪换新囉!臭咪搵人洗囉!你咁劳嘈做咩?嗱!你望嗰度!」富豪伸出套上翡翠玉戒指的食指。「开间咖啡店就有格调囉!」

此情此景,躲在暗角的文龙全都一目了然,他认出这富翁就是专营地产,并身兼多间慈善团体主席的熊翁。

这晚,天空突然感性起来,为这座已被瞻仰遗容的街市嚎哭得利害。话虽如此,一众沉迷在电玩世界中定位追纵精灵的玩家并没扫兴,在滂沱大雨中,依旧死守在街市门口等待「完全任务」。自从最近该设计程式在卫星定位中,把街市附近两公里设定为游戏中的「雷台」开始,每晚门外都来了一堆青年,害文龙与两鬼的交往都要格外慎密。

因吹西风关係,雨水穿过屋顶与假天花间的狭缝, 零零落落地撇到暗角,洒到文龙脸颊上。他不耐烦地拭擦着说:「点算呢?如果呢度真係改建咗,你地会点㗎?」

石姐盘着双手傲然地说:「冇嘢㗎!咪继续係度囉!人间嘅改变,影响唔到我地嘅!」

婷婷:「吓!咁啲猫咪唔见晒囉!」

石姐唠叨:「嘿!唔上啲猫身,咪直接上个有钱佬身囉!仲好!死咗咁耐,都未试过点人做嘢!到时就点佢老婆冲咖啡!」

婷婷:「咁文龙仲点拍我地呀?」

石姐不客气地拍点着文龙头顶:「仲拍?之前拍低咁多。等我地投咗胎再公开都够玩啦!」

婷婷惋惜地望向文龙,期待着他回应,却见他望着远方侧门发呆。

石姐大叫:「喂!文龙!仲咩鬼粒声唔出?你又想出去同班癫嘅玩电话呀?」

文龙眼神犹豫地把声线压轻:

「出面好似有人影紧我地……」
两鬼往外看,只见一个女生整把手机向着走廊方向,并有手指在营幕上疯狂滑动,应该是抓到了什麽稀奇的「精灵」。

石姐继续盘着手认真地说:「没事!」

文龙在旁,默不作声,只动手把摄影器材一一收执清光。

(視覺中國)

(視覺中國)

〈后期製作〉

对于影视工作者来说,后期製作就像跟恋人享受完蜜月期,务必正视生活问题嘅时刻,毛燥的心情会一触即发。回看记录卡中的片段,当中有着各式奇式的坏片,叠声、错水平、镜头太震、而最常出现的问题便是因频道不对,鬼魂在镜头前现不了身。面对这剪辑工程,文龙这次劝导自己必须要尽量用冷静的头脑去完成。就当他正工作得如火如荼时,突然收到由死党的士传来的短讯:

「老友!你俾我嗰条片咩嚟?有个青色嘅女仔係度讲紧嘢嘅?」
两天前,的士叫文龙把之前去旅行拍的无聊自拍片传给他。大概是太头昏脑胀的关係,他居然错手把记忆卡中,一条访问婷婷的片传了过去。

「噢!唔好意思!俾错咗!呢条片係我之前啲散工嘅片碎嚟!」

经历过跟最大的危险相处后,这次,文龙真係学会冷静的处理危机。

隔日,这篇上载于社交平台的发帖,连同映照出婷婷半边身的灵异照,一天之内在香港网络平台疯传,加上相片的光影被后期加工过,鬼影的部分更显恐怖色彩,随之便引起网民的好奇心,为街市惹来蝗虫来袭般的人气。

「呢度!就係网上疯传住咗两隻女鬼嘅废墟呀!」主播望着镜头,拉高分贝做作地说开场白。

废墟连日被各界传媒争相报导,不少来自五湖四海的江湖术士更获邀到场考察。本来了无人烟的废墟,变得熙来攘往。由于人气太旺盛,可怜的婷婷只有躲在纸紥街市内不敢出来,直至天黑为止。

随着不住被撰改成多个版本的报导陆陆续续出现,多次传出投资改建街市的熊氏集团股市开始有滑落迹象。熊翁的发言人突然在网上,发佈声明指集团将有意与政府相讨,将改建计划进升为拆卸重建项目,进一步发展该区的规划。

当晚,夜色显示比平时份外阴沉,一件不可思议的怪事便随之而来——石姐不见了。

「你地平时仲有咩地方会去㗎?唔係无啦啦灰飞烟灭呱?」文龙着急地问。

「咪得呢度同纸紥街市囉!冇啦!」婷婷几颗泪珠盪漾在眼袋。「唔洗搵啦!」无名突然出现在街市。这次他没有带任何东西来开档,双手交叉盘绕着,神情凝重,慢慢走向婷婷说:

「呢度气数已尽!你係时候走啦!我本来谂住等你地孽念消清,就准备送路超渡,点知最好嘅时机未到,呢度就面临清拆危机……」
「咁我点呀?」婷婷无助地瑟缩在纸紥街市旁,身体卷曲成一团紧绷的影子。她并没预期有人给她回应,纯粹在绝望中安静地自言自语。

「李英磊道行高,一早就算到呢日,係冇同婷婷讲啫。佢个铃铛仲有声,佢魂魄仲存在,我都算唔到佢去咗边……」无名继续严肃地道出一切。

文龙走向婷婷身旁,轻轻摇动了腰间的铃铛几下。婷婷顿时像一隻被打了针的小猫,不停在地上滚动抽搐,并嗯呀呻吟出痛苦的声音。

「妹妹!你係阳间嘅命数已尽。唔好留恋啦,投胎啦!」无名双眼充满怜悯地劝导。「你一早可以从新做人,又特登唔走,李英磊唔可以投胎,就用尽离经叛道嘅方法要再做人。」他再回头盯着文龙说:「做人做得好地地嗰个!又日日话要死!冤孽!」

婷婷抽泣着说:「对唔住呀!但我仲想做婷婷呀!我唔小心就冇咗条命,我唔甘心……」

「走呀!」无名开始动真气地发怒。「再唔走就烟消云散啦!栋街市都保唔住,你都保唔住㗎啦!」

文龙听在耳内,默默为这一切而惋惜落泪。无名命婷婷,这几天一定要留在纸扎街内,待时辰一到,他便作法超渡她投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灵异记 » 【灵异小说】《纸扎街市》之三:无名道士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