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记收集最新民间真实灵异事件
每天更新全国十大闹鬼,诡异事件

【80后驱魔人‧上】15岁学神功试刀斩身:感觉痛,但一条痕也没有

问过一位先天拥有阴阳眼的女生,曾有恶鬼缠绕,直至18岁她才能接受自己拥有灵异的体质,虽说看到的世界比常人大,生活却毫不容易。甚至有阴阳眼者会请来师傅替其「封眼」,要做回一个普通人。

中国人向来敬鬼神而远之,80后的Benson林法燊,却要踏进那未知的世界,自15岁起学习六壬神功,驱鬼解降治奇难杂症、择日等等,自称是后天修炼成一副能通灵的「阴阳眼」,求学时期兼读符书,更练习书法来写符:日间正职为地盘里做行政工作,放下文件,却是一名六壬神功师傅--「驱魔人」。记者问:「有冇人话你迷信?」他这样回答:「唔信,都係一种迷信,一种执著。」

我不能看见他所看见的,任由Benson道出故事的细节,六壬驱魔等行为非精密科学,我无法断定他说的真伪。文章旨在探讨一位年轻人,为何要走进阴森的灵界。而他说,半隻脚踏入灵界,看到更多人的阴暗面。

小時候,父親跟隨一位六壬師傅陳法貿學習神功,「其實細個唔明白,每逢春節跟爸爸到觀塘師父家拜神。」只見父親裝香時,會踏地數遍。他解說踏地,氣勢也,取神明之力量。

小時候,父親跟隨一位六壬師傅陳法貿學習神功,「其實細個唔明白,每逢春節跟爸爸到觀塘師父家拜神。」只見父親裝香時,會踏地數遍。他解說踏地,氣勢也,取神明之力量。

访问当晚,河渠下……

访问当晚,下起大雨。Benson居于大埔泰亨村。他带我和摄影师到村口门外一条河渠旁,他定睛凝视渠下某一处,没说什麽。记者禁不住问:「你望咩?」他淡然地说:「冇,嗰度咪有囉。係一个白色嘅女仔,你过唔过嚟睇?」记者先道谢后婉拒,问其细节:「係一个女仔?几岁?佢𠵱家动作係点?」他说是一位年轻的少女,在渠下蹲在一处。他才道出那位少女曾于几年前一个黄雨的晚上,到泰亨村找男友,失足跌落排洪渠中淹死。翻查新闻,那是2008年的事。

难求真伪,早前访问一位先天「家族遗传」拥有阴阳眼的凯妮,Benson是其中学学兄。凯妮:「我本来唔识佢,但喺学校见到佢身上有团光,身边还有护法,知道同我係同一类人。」

跟随家父习神功 14岁到宝田邨灵探

所谓六壬,全名长过高铁,初中Benson便记熟如急口令:「流民三十三天六壬铁板正法三七教」,坊间称为「神打」。小时候,父亲跟随一位六壬师傅陈法贸学习神功,「其实细个唔明白,每逢春节跟爸爸到观塘师父家拜神。」只见父亲装香时,会踏地数遍。他解说踏地,气势也,取神明之力量。

自小是那个未知的世界的边缘徘徊,Benson中学便玩笔仙、去灵探。他记得小息时与同学玩过银仙,手指推嚟推去,「坚係得,点知打钟请佢唔走。嗰时学校係基督教学校,听过啲热线教『奉耶稣嘅名将佢赶走』,又真係得喎。」14岁那年他跟朋友到屯门宝田邨灵探,「上面有两间屋,传闻有两个西人全家死喺嗰度,又有一间荒废咗的石屋。」「见到前面有一个绿色衫的女人,上咗去,咦?唔见咗。」回家后大病一场,自此,他相信这个世界「原来真係有鬼」。

神功沒有課本可買,亦不能拿符書去影印,卻侊如古時弟子自己親手抄寫古本,「師傅畀本符書我,叫我抄,睇唔明你就問。」

神功沒有課本可買,亦不能拿符書去影印,卻侊如古時弟子自己親手抄寫古本,「師傅畀本符書我,叫我抄,睇唔明你就問。」

驱魔四宝,想知係乜,:

入教時已先飲符水,用這個指杯托著杯。Benson自少習慣這種指法,三根指頭可能托起一個壺。
桃木劍的法力不在長短,而在上面的符。
扇,十居其九的惡鬼一撥即走。
紅肚兜。
會舘中設置神壇,作法前必先上香作法請「師公」。
Benson居於大埔泰亨村。他帶我和攝影師到村口門外一條河渠旁有白色的女靈體,是08年失足跌落排洪渠中淹死旳少女。

刀斩係咪真?

各人对信仰的意义有别,有人认为信仰是心灵的填充,Benson却认为是一个能够支取力量的泉源。「信仰是一种念力。我信呢个神嘅,佢就畀呢个力量我。」中学时期他曾决志信耶稣,后来转校失去朋友觉得处于人生低谷,觉得耶稣不能帮助他,「耶稣可以显现什麽力量畀我睇?我信祂存在,但那个耶稣太高,我们难高攀。」

于是,他跑去问师傅:「刀斩係咪真?」刀斩,是神功中一大传统特色。超乎现实的神技,原理是他们的神明法力附在弟子上。师傅著他拉开上衣:「你係咪要试?你唔好缩呀,一缩就入肉。」年少不知哪里来的勇,他挺起胸膛,师傅挥起菜刀,「一刀刀斩落嚟, 一条痕都冇。」记者问被斩而不出血的感觉何如,他形容「你觉得会痛,一把好锋利嘅刀斩落嚟,感觉到刀锋。好似斩落木板嘅声。」他觉得这种才是「显现」,决心跟随师傅学习六壬神功。一众师兄弟上课时,他总是「御用人肉砧板」,「师父叫得你出嚟,係睇得起你。佢唔锡你,唔会叫嗰个人出嚟」,他好记得某次被师父叫站出来作示范,「地下阶砖2呎乘2呎,一刀斩埋嚟,(人)飞后两吋,第三次(刀斩),成个人飞后两格阶砖,但一条痕都冇。」

灵异系列:

少时亲笔抄符书

被那神秘的力量吸引,他认真学习神功,从中教、大教至五雷顶教等五个级别逐级而上,从背符书、写符学起。周末便到师傅家上课。神功没有课本可买,亦不能拿符书去影印,却侊如古时弟子自己亲手抄写古本,「师傅畀本符书我,叫我抄,睇唔明你就问。」符书内容不外之乎者也,「浅白的文言文,中学文学科仲深啲。」既要读书,又要背符书,两者如何平衡?「有缘唔需要刻意去背,好似我自己咁,我过目不忘,但阿妈成日话读书又唔见我咁叻。」行内的人有一句「感恩师公发力扶持」,驱鬼治病的法力来自他们的神明「师公」,弟子能够修炼至哪级数,「我哋叫师父畀,佢畀,你就行到。」

行内另有一位拥有双硕士学位的年轻师傅黄法乾,为吸引年轻人学法,欲改革这种师徒制,将其变成有系统的课程大纲,他曾在另一报章访问时提及:「以前的人问师傅可以学到什麽,师傅多数答『看缘份』。」这种反传统做法于行内曾掀起一阵风波。

Benson憶起一次與幾位友人到台灣被稱為最猛鬼的北宜公路靈探,一個「黑髮女人」的靈體不斷撞向車。

Benson憶起一次與幾位友人到台灣被稱為最猛鬼的北宜公路靈探,一個「黑髮女人」的靈體不斷撞向車。

北宜公路「鬼攞命」

所谓「师公到」、「师公法力扶持」,Benson忆起一次与几位友人到台湾被称为最猛鬼的北宜公路灵探,不少途经的司机都会撒下冥钱「买路」。「我哋上去,附近有一个大将军烈士纪念塔。明明周围好空旷,个环境好臭,朋友都闻到好多尸臭味。係腐坏嘅味道笼罩住嗰个位,香港闻唔返,唔係堆填区嘅臭味。臭到想呕,玩咗15分钟就走。」上车准备闪人,Benson觉得有点不适,著朋友要慢驶,车灯调暗一点,「觉得师公到,我好似熄咗灯咁,入睡mode坐咗喺度。」20分钟后他醒来,他还以为只是睡了5分钟。朋友告诉他刚才「死过翻生」,北宜公路有不少蛇形弯位,每逢驶至危险的弯位,吹来一阵白雾遮挡前路,一个黑色长髮女人撞向车,然后弹开,「过晒弯位,我醒咗。如果唔係师公,你今日见我唔到。」

EQ越高,睇到嘅嘢更多

灵探,为求刺激感。但点解要学神功?「我认为唔需要一种原因。」Benson单以「缘」解释一切。至于如何修炼成一副阴阳眼,有如修炼轻功之虚无,「透过你嘅生活、写符、打坐、内心的修炼,EQ越高,level越高,睇嘅嘢越透彻、越多。」Benson说学习神功,勤修炼,磨练其性格,「变得成熟,不懒惰,不衝动。」更现实的是,他说神功这个行头,「是非好多,见高拜,见低踩,比社会见得仲多嘢。」因此他自小悟出一套安身保命的为人处事道理。下文再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灵异记 » 【80后驱魔人‧上】15岁学神功试刀斩身:感觉痛,但一条痕也没有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