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记收集最新民间真实灵异事件
每天更新全国十大闹鬼,诡异事件

说“鬼”

很多人问我对鬼神的态度、理解,怎么看待,其实这个事情,我觉得只有自己切身体会了,才有资格说,至于那些动不动就看见“鬼”的人,我个人建议,尽早去看看眼科。

长久以来我对鬼神的态度都是持敬畏的心理,毕竟我记事以来从未见过。对于我从未看到过,切身体会过的东西,我不会妄下定论。因为,那样的定论根本是妄言!但是我也没有去否定的原因,甚至我心里更偏向于相信。于是,我经常给别人的回复是“敬畏”!抛开午夜梦回,精神恍惚导致的幻觉等等不谈,我第一次明确的感知到他们的存在是在我大学第一年暑假。

那个夏天我并没有回家,而是跟着公司的安排来到厦门的酒店进行实习。我现在都还能清楚的记得跟同学刚下动车时的感觉。那种空气中带着沿海城市特有的湿热,皮肤像附上一层热蒸汽,渗出的全是细汗。和内陆城市的燥热不同,这里的热是闷着热,倒是和广东、海南的夏天极其相似。

出站后就看见一辆大巴旁站着几个穿职业装的女士很职业的在等我们。路上我茫然的打量着这个城市,对陌生地方的不安充斥着整个身体。一路默默无言。

幸运的是我和两个哥们儿分在同一个酒店,而我更是被眷顾一般的分在一个清闲的休闲吧,每天只需要泡泡茶擦擦桌子,晚上厨师来了如果有客人就上上菜,没客人就和厨师躲在角落里一起抽抽烟,吹吹牛。如今想来当初觉得难熬的日子其实也就这样过来了,记忆里对那些累死累活的画面好像屏蔽了似的,只记得午后的困顿小憩,台风过境时的束手观雨了。

我的工作夜班较多,经常两点下班。好在摊上了一个好主管,在公司给我和另一个同事专门申请了一间员工房间,这样晚上下班晚了就不用再辛苦的打车了。但是我大致一周还是会回去宿舍一两个晚上,休假的话都会提前一晚回去,然后仨兄弟一起在外面,或者烤条鱼或者炒几个菜,弄瓶白酒喝喝。

宿舍是公司租的两栋老居民楼,我们和这里的居民混住。那段时间我一直感觉状态不太好,总是会很累,经常回来倒头就睡。即便是习惯了这里的生活,经常晚上吃宵夜,还是抵不住的感觉乏累。

我所住的那栋楼总是阴森森的,可能是采光做的不好,楼道地上经常因为潮气湿湿的。而我每次回去,二楼住户养的小狗总会隔着门冲我叫,即便是跟别人一起,也只对我情有独钟。虽然我时个卦师,但是每当它冲我叫,在看见住户家里阴暗的佛堂,总是会心里犯怵。我自然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就民间说法,狗是通灵的动物,如果它无缘无故总是冲着你狂吠,那么你就得小心了。极有可能是沾上不干净的东西了!尤其那段时间整天研究奇门遁甲经常会导致思维不清晰。

我记得那天晚上,我十一点下班乘坐公司班车回来。我回来的时候宿舍都已经鼾声四起了,等我洗漱完躺下才感觉饿意袭来。原本打算睡着了就感觉不到饿意,也就过去了,偏偏今天睡不着。饿的没办法只能爬起来穿上衣服出去弄吃的,祭祭五脏庙。

晚上楼道特别黑,我还偏偏住在六楼。拿着手机照亮一路下到五楼到四楼的间层。相信大家应该有过这种体验,在一个环境待久了或者一个动作重复久了就会对这个环境或者动作产生特定的记忆。

就当我凭记忆下完这层楼梯最后一阶时。突然,感觉脚腕处被人从里往外掰了一下,直接从倒数第二阶楼梯摔在地上。脚崴的那一瞬间,不,应该是同时,我浑身汗毛炸起,冷汗遍布全身,生平第一次真切体会到汗毛倒竖的感觉。

我当时就察觉不对,明明已经踏踏实实的踩在最后一阶楼梯了,怎么会多出一阶还把脚内崴了。我就那样倒在地上足足两三分钟没敢动弹,拿手机一照,脚腕处肿的像馒头。

我挣扎着爬起来,那时候已经被饿意控制了,我竟然重新站起来朝楼下而不是楼上回屋的方向走!我就这样拖着一只脚,一脚深一脚浅,连蹦带拖的去吃串儿。一边一瘸一拐的晃悠一边儿神叨叨的默诵净天地咒。现在想起来我都佩服我自己,疼的直冒冷汗还能去吃串。

等第二天起来时,我才发现脚已经肿的走不动道了,但是我竟然爬起来去上班,我真的太佩服自己的敬业精神了,要是换作今天的我,不请个三五天假简直是对我脚的不公平。

晚上我们跟平常一样,几个哥们儿在一起吃烤鱼。趁着酒兴,我端起酒杯灌了一口,眼神茫然的看着猩红的炭火,问我主管:“幽灵姐,我们那栋楼不干净吧。”

她夹着鱼肉放在嘴边吹凉,头也不抬的说:“五楼死过人。”

我自嘲的笑着摇摇头:“妈的,我中招了。”

这会儿她才反应过来,象征性地安慰一了下:“小心点儿。”然后埋头边吃边喝。

当我的问题得到答复时心里还是有点儿波澜的。毕竟,这是从我记事起,第一次切身经历这种事情,并且得到肯定的证明。庆幸的是我对此一直都是保持敬畏的心态,不至于颠覆我的世界观。不幸的是,自这之后我又以各样的方式接触到了他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灵异记 » 说“鬼”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