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记收集最新民间真实灵异事件
每天更新全国十大闹鬼,诡异事件

高人收服附体恶灵

        1997年的夏天,我那时还在上班,同事在闲聊过程中,说起一件怪事,她的表妹正在上高中,长得很漂亮,几天前的晚上,和同学一同去补习功课,回家时已十一点多了,几个人在回家的路上,经过一个夜市,准备吃一点东西,当他们正往夜市里走的时候,这个女孩的鞋带松了,就弯腰去系鞋带,可就在她系鞋带时,突然间昏迷了,倒在路上,同行的人急忙去扶她,一会女孩苏醒过来时,却象换了一个人,说话声音粗哑,是个男人的声音,他说:“不要拉我,我要带她走,我喜欢她,要带走她,”同学中有三个男孩子,想抓她的胳膊,控制住她。

  可没想到一个十六七岁的弱小女孩尽然有很大的力气,一把就将其中一个男孩推翻在地,再一挥手又将另外两个小伙子推翻了,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小姑娘好象喝醉的样子,胡言乱语,站立不稳,也不走,只是站在原地自言自语,同学吓坏了,忙给她家里挂电话,让她父母去接。她父母带着邻居几个人才将小女孩塞进车里,过程之中,有人被女孩咬伤抓伤,送回家后将姑娘关在一间房子里,深怕她再出去。几天来滴水未进,请去治疗的大夫一进门就让她打了出来,全家人一筹莫展。

  正准备寻找方外高人去做法,看能不能收伏控制她的恶灵。那几年正是全国气功高潮之时,各地涌现出许多门派的大师,她家里人去请了当地很有名望的气功师,可人家一听情况,就推辞了。无奈之下,她父亲去我所居住地一百多公里外的一座深山的道观中去求签祷告,偶遇一个游方道士,将情况说明后,道士同意他的请求,同他一同回兰州,来看看情况,今晚就回来了,我听同事说的事,半信半疑,那时我只知道易经是学问,是科学,但对于鬼神、灵魂等另外时空的生命存在知之甚少,甚至于怀疑其存在的真实性。

  出于好奇,同事便带我一同去了.下班后,匆忙赶去他的亲戚家,进门后,三室一厅的房间里坐满了人,他父亲和道长还未回来,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姑娘的姑妈让我们坐在沙发上等着。我很好奇,想知道那个女孩现在是什么状态,便问同事,她在哪个房间,同事悄悄的给我指了指,一间紧闭房门的屋子,心中又是好奇,又是害怕,又有点兴奋。等到9点多钟,楼道里响起了走路声,离门越来越近,全屋子的人都静了下来,期盼着,门开了,姑娘的父亲先进来了,五十岁左右,看上去象是个作官的人,儒雅庄重,戴副眼睛,精神看上去很疲惫,他简单的和房子里的人打了招呼后,转身请进了一个人,大家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此人身上,纷纷站起身来表示尊重与欢迎。

  我也站起来,走到门口,恭敬的看看这位传说中的道士,这位道长身穿深蓝色的破旧道袍,风尘仆仆,个头不高,圆脸,肤色红润,目光炯炯有神,眉宇间透出清爽英气,四十岁开外,整体感觉此人稳重肃穆,和蔼可亲,虽然衣着普通,站在人群中还是与众不同,一望便知不是那种在道观门口摆滩算卦的江湖术士,脸色红润,目光炯炯有神,衣着破旧,风尘朴朴,但给人的感觉却和蔼肃穆,令人心生敬仰,年龄大概四十开外,没留胡须,此人的整体状态让人感觉很是厚重,清爽,在很平凡的外表、衣着之下,在立脚点超凡脱俗的气宇心境,站在一屋子的人中间,显得与众不同,道长客气向房子里的人打了招呼后,被让坐在沙发上,姑娘的妈妈倒了杯热茶给道长,小坐了一会,道士看着满房子的人说:

  “我做法事时,不能有人围观,请大家谅解。”屋内的人虽然都很失望不能亲眼看到道士的神通,但还是向他致意后鱼贯而出,在楼下院子里等着,我和同事也一同下楼,房子里只剩下姑娘的父母,一大群人在院子里站着,这是个单位的家属院,来来往往的人好奇的看着我们,过了大概二十分钟,听到楼上传来的姑娘的叫喊声,大家神色都变了,但没有人敢违背道士的吩咐,上楼去看。又过了一会,听到房门开关的声音,他爸爸从楼上下来了,大伙都围了上去,问他情况,看来他是经历了一场惊吓,脸色苍白,但神态中很是欣慰。

  “怎么样了,孩子怎么样了?”“还好,还好,这会睡下了,大家上楼吧,让你们费心了,上楼坐着吧。”大家又涌入房子里,只见道士坐在沙发上,神闲气定的在喝茶,只是茶几上多了一只倒扣着的碗,姑娘的妈妈满心欢喜的请客人入座,而姑娘的亲戚长辈都想去看看女孩的情况,她妈妈用询问的眼光看着道长,道长随意的点点头:“去看看吧,轻一点,别把她吵醒了,让孩子睡吧。”

  我也凑过去,三四个人悄悄的打开房门,房子里没开灯,从窗个透进来的路灯光线勉强能看到室内的境象,床上躺着一个小姑娘,头发凌乱,被子盖在胸前已睡着了,房子里一股浓郁的酒味,象是谁喝醉酒吐了一样,女孩的姑妈凑上前去摸了摸孩子的脸,孩子睡得很香,呼吸均匀,看到她的情况后,姑妈便出了房间。

  我不是亲属,没有理由凑的很近,只能在门口站着,等大家出门后,就在门将要关闭的那一瞬间,我突然看到了,从她所睡的床头好像有一金光一闪,第一反应是看错了,是不是汽车灯光,可是汽车灯光不可能只持续0.1秒,而且灯光是明亮的,而不是金色光焰,好奇心战胜了礼节,我推开门,走了过去,在黯淡的光线下,还是看到这是个秀气的小姑娘,长的非常标致,睡的很安祥,看来是经历了极度的疲惫,睡得很沉,走近床头在姑娘的枕头上方,刚才闪光之处,贴着一张长方形的纸,光线太暗,看不清上面写的内容,用手去触摸,感觉纸的质地很薄很脆,正在此时,屋子里灯亮了,转过身,看到姑娘妈妈惊谔的站在门口,道士从她身后疾步走了过来,与我擦身而过,附身去看床头贴的那张纸,慌乱中我瞥了一眼,原来是一张写了红色图案的黄表纸,那一刻,尴尬,紧张,羞愧使我无地自容,“你动过这道符了吗?”“没,没,没有,我,我,我就想看一下,”我一紧张就结巴,“你吃肉或蒜了吗?”,“没,没,没,没有,还,还,还没吃,吃饭呢”,道士脸色缓和多了,他用眼神示意姑娘的妈妈先出去。

  当她带上门后,道士问我:“你怎么知道这儿有符?”“我不知道,就是刚才关门的时候看见有一道金光,”“哦,你看见金光了?”道士眉毛往上一挑,露出吃惊诧异的表情,眼睛突然间亮了起来,”是,很亮的金色光焰,一转眼就没了.”道士默默的点点头,若有所思的看着我,一会突然笑了,”好了,出去吧,人家还要休息呢.”

  客厅里人安静专注的盯着我,我头不敢抬,道士笑着对大家说:”好了,没事了,诸位早点休息吧,贫道也先告辞了.””道长今晚就信下吧,这么晚了,您去哪儿找住处啊”,”是呀,您救了孩子一命,我们都还没有感谢您呢,怎么能让您走呢\”.”谢谢诸位好意,贫道从不在俗家过夜,允贫道先回,改日定登门拜访.”众人苦留不住,只得看着道士打点行装,其实就是一个破包袱,里面装了些杂七杂八的搞不清名堂的东西,最后,他小心的拿起茶几上倒扣的那只碗,碗口上也贴着一张画了红色图案的黄表纸。

  道士收拾好东西后,与众人告别,看到我时,突然说:”小兄弟,能麻烦你带个路吗?这块地方我不熟悉.”好,好,我陪你,你去.”这下子可是拯救我了,不然一会儿我怎么面对这些人,下楼出了大院后,道士一路沉默,不看我也不说话,看来这段路他比我熟,往哪走我都不清楚,是他带着我默默的走了许久.夜已深沉了,今晚月亮非常的亮,眼望去街上已少有行人了,此时才发现已走到靠近黄河边的郊区了,这一片现在已是工业园了,可当年却是荒芜的田野,树林,,阴风陈陈,是冷还是怕,我不知道,反正腿肚子在颤抖,再往前就没有人烟了,这到底是要去哪里呀,他想干什么,我不知道,心里越来越惶恐,可摄于他的威仪,又不敢问。

  穿过一片树林,树林密处有一间小土房,道士进了房,点上蜡烛,房子里放着铁锹、锄头等农用工具,哦,明白了,这是一片果树林,这房子是守林人住的。他放下包,坐在床上,仔细的端详我,眼神很奇异,像是在把玩一件从废品堆里淘出来的宝贝,鉴定是不是真假,足有5分钟,终于开口笑着说:“好小子,还是有些胆气的,好了回去吧,回去吧,谢谢你送我这么远。”天,这儿已经是郊区了,连出租车都没有了,别说公交车了,怎么回去。他看我面有难色,笑了笑,要不就别回了,咱俩唠唠嗑,再过几个小时天就亮了,你再回。“好,好谢谢师父,”“别叫我师父,你有师父,你师父不是我。”几句话说的我莫名其妙,“你学过道吗”“什么是学道?”“就是修炼,有人教过你吗?”“没有,我正在学习易经、风水”“噢,看的懂吗?”“还行,现在正在背风水口决,”“背两句听听,”

  我就闭上眼睛将平日熟记的卦辞、风水口决背诵了几段。“谁教你的?”“我的老师是大学教授,姓白”我提到教我易经的老师立马神气了起来,到底是教授一级的,放在哪儿都是令人尊敬、刮目相看的。道士看着我,宽容的一笑,可笑容里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轻视。“好好学,你有潜力,悟性不错。”“师父贵姓”,“我复姓欧阳,你叫我欧阳就行了。”“那怎么行,您是前辈啊”道士看着我,眼神中隐藏着一丝笑意,“别人怎么称呼我无关紧要,你叫我欧阳就行了”。聊了三个多小时,快凌晨5点的时候,我困极了,就爬在床上睡了。迷中听到欧阳道长出门的声音,开门时,一股凉风吹进来,我打了个冷战,醒了过来。想要尿尿,便出门去方便一下。屋外天以蒙蒙亮了,月亮还挂在天上,万籁俱寂,便找了一棵树,帮助植物生长。

  忽然听到不远处,道长说话的声音:“念你今生没什么大错,姑且放过你,等你阴寿终了,再行投胎去吧,不要再干妨害人生之事,否则天不容你。”我赴紧拉上拉链,悄悄走了过去,只见道士站在树林空地上,在对着空气说话,地上放着那只碗,碗上的黄表纸不见了。继续走过去,快到他身边时,闻到一股浓郁的酒精味,一陈凉风刮过,这股气味消失了。欧阳道长转身对我说:“噢,醒来了,快回去吧,这会马路上有车了。”“我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您?”“很快”“您住这吗?”“修道之人天地为家,今天我要去天水仙人崖见我师兄,回来后再找你”“一定要找我呀,你知道我电话吗?”回屋后,找了纸笔,将电话留给他,就上班去了。

  到单位后,同事紧张的问我,你昨晚到哪里去了。我告诉他跟道长聊天去了,然后问他那个小姑娘现在如何了,原来,他父亲怕在生变故,昨晚让他们几个在家里没有回去。他表妹今早醒来后就恢复记忆了,问她这几天的事,她一点都不知道,只记着她在夜市门口系鞋带时,看到一个喝醉的男人站在她面前冲她笑,然后就没有印象了。“原来如此,没事,人好了就是万幸,”安慰完同事后请假回家,好好补了一觉。

  睡到晚上,爸妈叫起来吃饭,吃完饭后就直奔白教授的住所,他是教美术的,生活清闲,到了他家后正赶上吃饭,我没脸没皮的又填了一碗,饭后我俩去他的书房,他爱人泡了茶端进来,出去后带上了门,“白老师,昨天我遇到高人了”,“什么高人?”我将昨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他,白老师是个典型的知识分子,儒雅,诚恳,好思考,富有理性,听我说完后,他沉默了一会,说:“摇一卦,看看他是什么人”

  摇完卦,摆完卦辞,他盯着卦象仔细分析了一会,用笔在纸上写写画画,好久抬起头来,面色凝重但似乎很欣喜,“是不是圆脸,个头1.75左右,脸发红?”“您太厉害了,这都让你看出来了”他又盯着卦象看了一会,问我:“他说他多大年纪了吗?”“没有,我看也就是四十出头”“傻小子,你可能碰到真人了,从卦象上看,此人年龄以至人瑞了”“什么是人瑞”“超过百岁的老人”“啊?!不会吧”“你向他提我了吗?”“提了”“他怎么说?”“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白老师若有所思,“我算自己今年命理上出高人,道行极深,看来就是他了”“他去天水了,过两天就回来,留了我电话,说回来找我”“好,你去时记得叫上我,我要拜访他”学习神秘文化的人,都或多或少接触过超自然能力的事物现象,遇到真正的高人,其内心的渴望是难以抑制,溢与言表的,我又详细给他讲了酒鬼附体的事,“老师,你说这种事是真的吗,真的有灵魂吗?”

  “我相信有,目前人类的科学发展,只是在现有物质时空中针对物质存在表现形式进行研究探索,可是现在天文学家发现人类所能探索到的宇宙范围只占整体宇宙理论体系的百分之十不到,另外的宇宙物质是反物质,也是暗宇宙,是吞食光线的,没有光线的反射,就无法去了解中物质存在的形态质量与距离,在物理学上已发现了构成宇宙基础的更微观粒子的存在,从分子、原子、质子、中微子到夸克,还在更深入更微观中探索物质基本构成,”“如果科学界所承认的宇宙爆炸论是成立的,那么爆炸的原理就是宇宙基本粒子分裂,产生冲击波、高热、再冷却、沉淀,形成物质团,这其中的过程,必然是多层次的,各种不同层次微观物质粒子同时分裂才可能产生宇宙体系,是中微子、夸克与分子统一分裂组合才产生的光线与时间,那么在更微观的宇宙粒子爆炸后所产生的冲击振荡延生的空间,就是小于分子结构的另外时空。”白老师沉浸在思维当中,我听的迷迷糊糊。

  回家睡觉去吧,管他什么时间、空间,高人、低人,睡一大头觉才是最实惠的。

  虽然我是个没心没肺的人,可是对欧阳的约定还是很上心,每天都看看传呼机有没有留言,过了十几天,中午正吃饭时,传呼机响了.是欧阳留言,”后天来兴隆山,我在夕霞岭等你,后天是礼拜天,约好了白老师,大清早就出门了,上了大吧车,一个小时后就到了县城,县城边上就是兴隆山,真是块宝地,甘肃如此干旱,沙尘漫天,还能有这样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古树参天,遮天蔽日,从城市出来,到这里真是心旷神怡,给游人开放的只是东西两山,东山叫夕云岭,西山叫夕霞岭,山很高,爬了四个小时才到山顶,腿都软了,快到山顶时,看到欧阳正在山顶松树下打坐,我告诉白老师,”看,那就是欧阳\”,白老师很兴奋,几步就赶了过去,我急忙跟上去,给他们引见,

  说真的,欧阳在树下打坐练功时的景象,给人一种超凡脱俗,飘然入圣的感觉,他与周边的环境浑然相溶,就是自然的一个组成部分,在他身上散发出的神采很难用语言形容,是高贵?是纯洁?是威严?还是清澈?好象都有,但是又不确切,只是感觉他在此山之中,是万物的首领,很是庄严,但又包容和善,俗人见到真正高人的时候,不由得从心底肃然起敬。

  我走到他身边,欧阳睁开眼,看到我,眼神里透露出笑意,”你来了\””欧阳,这是我的老师,教我周易的白老师”,”哦,幸会,幸会”,欧阳起身与白老师握手,三人缓缓向山顶平台走去,我从未见过白教授对谁如此的谦虚,甚至到了谦卑的程度,他们两个人聊天,我跟在后面,给白老师提包,欧阳很随和,对白教授提出的问题一一解答,听他们聊了很久,我终于忍不住插嘴,;”欧阳,白老师算出你年龄超过百岁了,是真的吗?”,白老师脸色一下变的通红,埋怨的瞪了我一眼,我吓了一跳,脸也红了,欧阳迷起眼睛,仔细的打量白老师,笑呵呵的说;”没想到你还有如此水平,不错,不错”,然后转脸看着我:”你相信吗”,”不知道,只是觉得你与众不同\”,”哈哈哈,也罢,你俩既然与我有缘,今天就让你们开开眼,见识一下道法神通\”,以下所写出来的,是我亲身经历的真事,绝无杜撰,至今当年的那一幕还深深的刻在我脑海里。

  此时正是盛夏时节,酷暑难耐,烈日下,山顶一丝风都没有,热的我汗流浃背,欧阳看看我,说:”太热了,让刮些风吧\”,然后就闭目沉思,几分钟后,山风大作,大风吹的满山松林呜呜做响,松涛阵阵,上过高中地理的人都知道,是空间中气压的变化引起空气对流而产生的风,地表海洋与水气的蒸发产生的云层,风云是大自然中最常见的现象,其产生的条件与运动的过程是具有规律性的,所以才会有天气预报,通过对云层,气压的分析来预测气候的变化,这种自然条件是不可能大面积创造的,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我瞠目结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灵异记 » 高人收服附体恶灵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