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记收集最新民间真实灵异事件
每天更新全国十大闹鬼,诡异事件

第一次见灵

我是一名普普通通的草根。如今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大学生,生活过的普普通通平平淡淡。可对于我来说看似平淡无奇的世界只是被上了一层虚假平静安乐的外衣而已,一切或许都是假象。

我的文采并不出众,同时我只是抱着只想跟大家分享的心情分享下在平淡的我身上所发生的不可思议离奇奇妙的灵异事件。

从小生活在乡下我,纯粹的山沟沟里长大的孩子。从小外公外婆带大,用现在的话来说也是一名留守儿童。自幼我的性格比较孤僻,少言寡语,父母的离异更是对我造成了沉重的打击和心理阴影。要知道离异在城市里很正常,感情不和就这么简单罢了,可是在乡下你和你的家人会受到村里人的异样眼光和一些流言蜚语冷嘲热讽。那么自然和周边活泼开朗的孩子相比我多了些沉默反而少了些孩子应有的天很无邪和灵性。成绩呢一直在班上都是中下游来回摆动。说真的我真心不喜欢读书,对其毫无兴趣。要不是从小家人在耳边灌输着只有考上大学才能飞出山沟沟才能为这个家争光,我想我早就放弃学业了,早点去赚钱感觉比较实在。当然我和每个从小在乡下长大的孩子一样都怀揣这对外面世界的美好梦想,就好比当初没读大学之前对大学的憧憬一样。但是梦想和憧憬更多的只是幻想,经过之后才发现现实的残酷和丑陋。

对读书毫无兴趣的我,可对未解之谜和灵异事件外星人等等一切一直到现在都怀着炽热的心。当然首先也是自身对于它们的好奇吧。前面扯这么多,也只是为了让大家更加了解我的一些过去和心里。并且真切的想让大家了解明白我接下来的讲的一些事情的真实性。

很多时候,我的一些朋友会问我你相不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啊?我都会认真严肃的回答,我相信!于是他们都会是同样的表情同样的回答“呵,不至于把,没必要这么严肃吧,我只是随口问问罢了。”紧接着又用一种半信半疑诧异的神情问我“难不成你小子真见过鬼?”其实每次我都知道,他们是不相信这个世界有鬼的,只不过都是出于好奇心罢了。然后每次我也都会说信则有不信则无呗。同样很多时候我也会反问他们问他们相不相信,回答也都是大同小异。当然不仅仅我的这些朋友我想很多人都一样都是处于一种半信半疑。信则有不信则无嘛。

提起这件灵异事件如今已经过去十几年了,可翻开回忆后脊骨还是一阵寒意呀。

这件事情它要追溯到我的小学时代,对于我来说也是我体弱多病的时代。那时候在一次玩闹中出了意外鼻梁因碰撞受了伤,基本隔三差五的的经常性流鼻血,而且留得非常多。因此体质自然也很虚弱了。流鼻血直至伴随我渡过了小学。那时候我读小学3年级。在乡下镇上的一所‘官田完小’就读。曾经这所小学也是相当的热闹繁华,周围所有村子上的孩子都送到这所小学读书,甚至我的妈妈舅舅那一辈都在这所小学上过学。可是偏偏到了我那一届整个学校人数不到50人了。学校原本是没有住宿的,后来因为学校实在没人也招不到生。很多父母打工回来就将孩子送出去读书了,还有一些直接就不读了,不读书在乡下的一些腐朽的传统思想的影响下也很正常了吧。

由于学校考虑到学校距离学生家路途过于远,孩子放学回家父母务农也不方便来接小孩,并且学生放学回家不安全第二天上午也很难赶到上课等种种原因。于是学校新增晚自习,每天晚上的六点到八点好像,具体时间也记不得了。学校将一些空下来的教室其中两间改成了集中营式的集体大宿舍,分别是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一间大概可以睡下20几个人。学校整体布局俯视像一个“h”。顶端是食堂,是学生拿着那种老式的铝制饭盒盛着米蒸饭的地方。左边则是教室。右上角,夹角两边则是宿舍。右边是一些空下来的几间教室。中间是一块黄土地操场,一下雨就是满地泥泞坑坑洼洼的。平日里尘土飞扬,不过我们并不在乎这些照样在里面玩的不亦乐乎,它也是我们所有学生课间娱乐玩耍的不二之选,因为即使上课了也能立马冲进教室。

然后这件灵异事件确切时间由于太过于久远也已经记不清。

我记得那天下午课外活动的时候,我和班上的一位同学吃完饭于是被他拉去加入了操场上正在玩抓人游戏的同学的行列。过程很疯狂很刺激,满学校的跑着跑着,都不会觉得累,也很开心。开心的时光永远都过得那么快,在我们跑来跑去的同时时间已经在飞速的流逝。没一会天就黑下来了,当我停下来气喘嘘嘘的时候也不忘抬头看看天空,这是我的习惯动作我喜欢看天空,至今如此。乡下的夜晚的天空在我记忆里是永远都不会磨灭的,它依稀浮现在我的面前,天空永远都是那么的美丽,条条银河像丝绸,颗颗星星似钻石。

就在我看着天空的时候,一阵尿意袭来。回过神操场上已经没几个人了都已经回了教室。于是我急急忙忙的跑去上厕所,一想太远了又太黑了我一个人又太怕。可是马上就要上课了要来不及了,于是慌忙中冒出个点子,只好就在寝室门口的那根柱子的背面的马桶里上厕所。我先看看四周有没有女生,在皎洁的月光的照耀下巡视一翻之后开始上厕所。好久的一泡尿,在着接手的过程中我怕有女生从宿舍出来,于是我侧过脑袋看看女寝有没有人出来,就在这一刻,我看到了一辈子也忘不了的难以置信的画面。一个看不清脸黑漆漆一片的或者说根本没有脸的人,当时我无法确定是不是人,但在月光的照射下我又可以确定它的身体轮廓透明的隐隐约约的,并且可以感觉的它是短发就是那种平刘海周围只到耳朵那里的短发。我能够感觉到它从女生宿舍慢慢出来,整个画面就像一副画门框是画框,仿佛它就要从画中走出来一般。并且我确定它在慢慢的向我靠近我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

我本可以撒腿就跑的,但感觉两只脚就是不听使唤,就好像被它迷到魂一般直挺挺的站在那里看着它靠近一样。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楚,我可以更加确定了它是透明的,没有脸,胸口看得到肋骨!!我的天,肋骨啊同志们!!我瞬间感觉被石化了。我的头皮感觉有上万个蚂蚁在爬一样,它没有脚啊它是悬浮漂移的啊同志们。

倒吸一口凉气,它还在向我靠近,我趁着最后的一点意识,意识到再不走就完蛋啦。于是马上裤子一提尿没拉完撒腿就往教室跑去啊,感觉从来没跑那么快过啊简直健步如飞。他娘的,撒个尿都出这样的事真的是倒了血霉了,到了教室我跑到位子上惊魂未定的我一句话不说老师同学问我怎么了我也一声不响。我草差那么一丁点老子就要在教室尿裤子了,还好能憋住。之后当天晚上我就发烧了。听同寝室的同学说,我睡觉的时候又哭又叫的还说梦话,弄得他们也没睡好。反正第二天我因病请假了一个礼拜,可以说高烧不退僵持了一周差不多。

这就是我的一件童年鬼事,我遇到了它,我还和它近在咫尺一般。

你问我信不信有鬼,我当然信啊…我相信鬼魂的存在,并不是因为我遇到了它我才相信,因为你要明白世间万物有因有果,它“多元化”很奇妙,你不能被你的肉眼所蒙蔽,要懂得用心去感。你所看到的平静它其实并不平静,你所看到的所谓的现实也许也只是一副假相。上演的也只是一出画皮般的闹剧。相遇我相信是冥冥中已经注定的,是悲是喜早已注定。冥冥中也是一种缘分,我没有因为遇见而断送了性命,而是吓出了一场病,这就是喜。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虽然这件事和大难不能同等定义,其实你要知道并不是死了就是大难,对于我来说见鬼就是大难,害不死你也要吓死你啊。然后这后福呀就是我能把我的故事进行分享。让大家感受我所感受想我所想。有时候我在想,也许这一次遇见在某种意义上更像是一次机遇,一次与死亡对视的机遇,一次让自己懂得珍惜生命的机遇,我想我应该庆幸,这种机遇中国这么多人为什么偏偏选择了我呢。并且很多人就这么平平静静平平淡淡的死去了一辈子都见不到一丝的凤毛麟角,没有一次生活上的戏剧般的高潮。而我却可以看的这么完整,我应该值得高兴吗?这就是平淡的生活平凡的我,背后不“平凡”不可思议的事。

虽然文采不是很好,还是希望大家支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灵异记 » 第一次见灵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