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记收集最新民间真实灵异事件
每天更新全国十大闹鬼,诡异事件

大龙之豫南怪事之十六 谶语

大龙之豫南怪事之十六 谶语

大家好,我是豫南大龙。今天故事的主角是我的一个亲戚。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农村在深秋和冬季农闲时,爱兴修水利。例如,把池塘水抽干,把塘底的淤泥运进稻田里作肥料,或者把放水渠的沟底清淤,把渠埂加高,总之是些很累人的活。那时我们这一带还没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兴修水利的活,全村男女劳力一齐上,干起活来倒也热闹。工地上,大家有时开开玩笑,聊聊天,插科打诨,缓解一下疲劳,也是常有的事。有一年的秋天,农闲以后,赵石桥村的村民集体对村前的大塘清淤。这天,大家在挑淤泥的休息间隙,家长里短地聊起天来。小孩子们呢,都在那塘埂上玩儿。忽然,有个叫刘月娥的年轻俊俏的媳妇(是队长赵方的近门弟媳妇),大声地对赵方说:“这清理得也太深了,差不多就行了吧,队长?”

“还不行啊,”赵方说,“清淤不彻底,塘里存不了多少水呢。”

“都清理得快到硬底子了,还不深哪?太深了,你要落水了,爬不起来呀!”

“你真会说好兆头!我要是淹死了,魂儿也天天来找你。”

“你来找我,我就泼一桶尿水你尝尝。”

人们听了他们的对话,哄笑起来,有平辈嫂子接茬,说:“月娥,只怕你用你的尿水泼你赵方哥,他尝一点就酥醉倒了,——简直比美酒还好喝!”人们又是一阵哄笑。

但是,在大家沉浸在这些笑话中时,几个细心的孩子发现,有个叫孙豫平的中年妇女,眼里却露出一丝惊恐的神色,她一点也没笑,仿佛这些玩笑话很不祥。她是赵方的妻子。

那个村前大塘的淤泥清理完后,大家又换到另一口塘去清淤。谁知不久就遇到了深秋的绵绵阴天,秋雨一连下了好多天,天也冷了不少,那村前的大塘里积了一半的水了。后来,雨过天晴,人们准备在晴稳后,再把上次那口塘的淤泥接着清理完。

但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影响了施工。那是一天夜晚,生产队长赵方把上次打连阴天用过的胶靴子、雨伞、雨衣等物拿到大塘里洗一洗,谁知一去不回。他妻子孙豫平以为,他又去谁家斗牌去了。农闲时节,男人们赌点小博,属于正常,她也没在意。但自家男人一整夜没回,她心里就有点七上八下的。不过男人们赌博一整夜,也是常有的事。

第二天,天刚亮,村西的李大爷早晨起来,看见村前大塘边那石台阶上,有没洗的几件雨具,就问是谁家的,他一问,人们围过来,孙豫平一惊,说是她家的,昨天夜晚她家赵方拿去洗,就没回,还问昨夜谁家有斗牌的?她这一问,人们都怔怔的,疑惑地说,哪有斗牌的?没有哇!这一说,孙豫平紧张起来,连忙去各家问,都说没有,她急了,忙把情况对大家说了,人们说,不好,莫非他落水了?但即使落水了,以他的水性,也应该没事的。她不放心,就请几个男人在水里捞一捞。有个人回家把平整菜地用的铁耙拿来,在石台阶附近捞一捞,也没捞出个什么来。忽然,耙子挂住一个沉沉的东西,使劲拉起来一看,竟然是……赵,方,的,尸,体!皮肤都泡白了,眼睛还睁着,可是那眼神与死鱼眼一样,没有光彩……这一下,全村人如炸了锅,议论纷纷,有的说,他落水不应该溺死,他那么好的水性;有的说,他作为中年人,身强体壮,怎么没听见他落水后的扑腾声?还有的说,是不是谋杀?该报警。赵方的家人更是如天塌般哭天抢地地大哭,生产队有人去镇上的派出所报了警,民警来调查一番,也没找出谋杀的线索,得出结论是自己溺亡。可这个结论让村里的人都很怀疑,因为人们都知道,赵方水性很好。但警方都下结论了,只好办后事。村里人帮赵家把他安葬了,还好好安慰他家人,说他是好人,是个好队长。村里的人很久没从这件事的阴影里缓过神来。

在农村,死人是大事,也是令人害怕的事。赵方死后的好几天,天一擦黑,人们就关门闭户,不出来了。但就在赵方死后头七那天夜晚,刮起了大风。初冬的风,已经有了冬天的威力了,整个村子,一个人影也不见。风吹树枝,呜呜作响,听得很瘆人。村里人们都有点怕,怕赵方的魂魄回来。那晚,刘月娥家的院门响了多次,说是风吹的,倒真像是人推动的,夜深人静,那院门的响声让她和丈夫大气也不敢出,提心吊胆。就在他们家胆颤心惊时,漆黑的夜色里,他们卧室前窗户又响起来,像是被人有意用手拍了三下,格外清晰,格外惊心。他们家在惊恐中过了这一夜。天亮后,那一夜的怪风渐渐平息了。

第二天,人们上工去了。刘月娥的婆婆在家照看她的两个孩子。小女儿还在吃奶,刘月娥趁工休时,回家在院子里给小女儿喂奶。也不知怎么的,那孩子吃奶时,忽然头转向东厢房时,惊恐地大哭,像是看见什么东西,吓着了一般。刘月娥赶紧用奶水给孩子哄住,孩子不哭了,继续吃。可就在孩子的目光又移到东厢房门的方向时,又惊恐地大哭起来。这一次,刘月娥和婆婆多了个心眼,孩子哭时,她们同时回头向那个方向看,结果,她们同时看见,厢房门边搁着的孩子爸爸的雨靴子还在微微地晃动!婆婆明白,有不干净的东西,在逗孩子,她大声地骂道:“讨厌的死鬼样子,吓我孙女干嘛?”说的刘月娥脊梁上冷气直往上窜!也怪,婆婆骂后,那孩子真的不闹了。

谁知第三傍晚,他们家又出了一档子事:刘月娥四岁多的大儿子吃完饭,把饭碗送进厨房时,惊恐地哭着跑回来,把碗也扔了,刘月娥和丈夫赵本海连忙问孩子,怎么了?孩子边哭边说,他看见赵方大伯坐在厨房的柴草椎上,瞪着两眼,直直地看着他!刘月娥和丈夫一起狐疑地去厨房看看,柴堆上哪有什么人?本海问儿子,是不是眼睛看花了?孩子的奶奶说,问孩子有什么用?这事是明摆着的嘛,因为孩子天眼还没闭,就是能看见大人们看不见的东西。一家人,心里就七上八下的,原来,这几天的怪事,都是赵方的魂魄在作怪!忽然,刘月娥惊恐地一拍大腿,对丈夫说:“怪不得呢,他曾说过,他死了,他的魂也天天来找我呀!”本海忙训斥妻子说,他的鬼话你也信?可他心里,也一样胆寒寒的,不确定妻子与赵方大哥的玩笑话,赵方个死鬼是否当真了。刘月娥呢,心里也有了自己的打算。

又一天的夜晚,夜深人静,村庄锅底般黑。夜越安静,人的感觉越敏锐,一点轻微的响声,都听的很清。这一夜,刘月娥和丈夫都没有立即入眠,他们好像觉得,今夜又要发生点什么事。就在他们胡想时,忽然听见大门好像被谁推了三下,深夜里,那声音是有点让人心里发毛。他们等着,看接下来会有什么事发生。就在他们胡乱想时,卧室的窗户又一次响起来,和前几天那个刮大风夜晚一样,拍了三下,清晰,令人发怵!正在这时,刘月娥摸黑从床下提出一个小便桶,桶里是她事先接的自己的尿水,她把尿水往那窗户上一泼,颤声大骂道:“你来吓我家人,我让你尝点尿水!”外面,仍是那令人窒息的安静。

谁知从那以后,他们家真的再没发生什么。

再来揭示一下,那天刘月娥与赵方开玩笑时,赵方的妻子孙豫平为何一脸惊恐。因为,当时,两人开这玩笑时,她想起她的小女儿,赵文丽。文丽十六岁时死了,花一样的年纪。她的死,是孙豫平心头的一道疤。文丽是个聪明乖巧的女孩子。她十四岁那年,在本家坟山放牛时,骑自家的大水牛(也像男孩子那样骑牛,可见她也是个天真无邪的女孩子),不慎从牛背上摔下来,头磕在一块墓碑上,还流血了,当时摔晕了,家人把她弄回家。谁知她醒来后,人变得怪怪的,据她母亲孙豫平讲,孩子有了提前预知的能力,话比以前少多了。例如,她忽然对妈妈说:“妈,李大爷家的奶奶要死了。”孙豫平也没在意,心想,李家奶奶那么健康的老人,怎么会死?就说:“去,去,去!小孩子家,别乱说!”孩子就不出声了。谁知第三天早晨,李大爷醒来时,摸到老伴身子冰凉,叫她,不出声,再一看,老伴夜里不知什么时候早就停止了呼吸。消息在村里传开,孙豫平才想起女儿的话。村里建仓库,把木檩条堆在一起,文丽心肠好,守在那堆木头边。爸爸问她,守在那里干嘛?她说,这堆木头要崩下来,不把小孩子伤着呀?她爸说,傻孩子,那木头用绳绑着呢。可文丽就是不走,继续守着。中午饭时,爸爸赵方对她说,这会儿,孩子不来玩,没事。她很不情愿地回去了。谁知这中间,几个小孩子来玩,那堆木头不知怎么的,真崩塌下来,把四、五个孩子的腿压骨折了,赵方才重新审视女儿的话。那年夏天的雨水特别多,一次村里的人都在村后大坝下的田里干活,文丽放学回来时路过人们干活的地方,惊恐地对大家说,大坝埂要断,要死人啊。大家都觉得一个女孩子,咋不说好话呢?有人很不屑。谁知那天夜晚,山洪爆发,坝埂真的崩溃,大水冲下来,村里低洼的房子全冲倒了,死了好几个人。

后来,孙豫平发现,女儿几乎没有说过吉利的话,但她说的不吉利的话,百分之百会发生,觉得这孩子不是个吉祥的人,就有些怪她多嘴,又无可奈何,心里有些不疼她了。可孩子像知道她心思一样,一次,她直接问:“妈,你觉得我说的话都不好,不爱我了吧?”直接说中她的心思。这还得了?大人的心思这孩子都知道,莫不是个妖?孙豫平也许为了自己作为妈妈的面子,也许真有些不爱文丽了,勃然大怒,骂道:“你个小死妖精,就知道乱说,还不闭了你的臭嘴!”孩子受委屈了,转身离开。但她没想到,平时那么开朗的文丽,这回却想不开,喝了农药,家人连忙把她送去县医院急救,但走到半路,孩子就不行了。孙豫平和家人肠子都悔青了,也无济于事。一家人,悲伤无比。后来,村里的阴阳先生说,天机不可泄露,文丽不该把知道的都说出来。这样的人,一般都不长寿,不说,也许她能活过成年。这样一说,赵方家人,尤其是孙豫平,才觉得不那么内疚了。

也许是知女莫若母,也许是亲缘的心灵感应,那以后,连孙豫平也有些与女儿一样的预感能力。那天别人的玩笑话,人们都觉得好笑,她却隐隐觉得,那话很不吉祥,都是可以应验的。后来,果然都应验了。只是,孙豫平失去了两个最亲的人,她的心,碎得像渣一样了。

现在,孙豫平很老了,好像女儿和丈夫的寿命没过完,都加在她的寿命上一般。村里人同情她,对她很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灵异记 » 大龙之豫南怪事之十六 谶语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