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记收集最新民间真实灵异事件
每天更新全国十大闹鬼,诡异事件

【灵异小说】《纸扎街市》之一:冤有头债有主

〈冤有头〉

夜幕把小墟日昼时闹哄哄的气氛吞噬得一乾二淨。微微的火花从焚化炉口跃出,纸扎街市模型已被烟灰吞吃了大半,剩下一片几厘米的街市纸门,正处于半溶状态还坚决在洪火中挣扎至灰飞烟灭为止。

暴雨刚完,湿气上升,整个地区像裹了一层保鲜纸,文龙身上的汗水微鼓如旗,令他连呼吸的权利也变得奢侈。 就差一小段路就到达荒废已久的街市,到达后,他便要面对自己的生命。

如今种下千缕钢铁的地盘,几年前是一片空地,文龙绕过地盘步向正门,透过铁丝网,可看到那座外牆被锋利的岁月,擦拭出多处伤痕的街市。一切跟半年前他第一次闯进闸门一样,这街市不论遭到任何委屈还是沉默的。

半年前,文龙用同样急速的步履到了闸门前,但他没有像今天这样步步犹豫,因为他知道等一会所拍摄的将会是他最自豪的作品。

当时他捉紧铁闸框,慢慢攀爬到闸顶,想要翻身让双脚着地。突然,一隻猫爪从假天花扑出,狠狠刮了文龙的手背一下,害他十指一鬆失去平衡,背脊撞到石地上 ,骨头痛得像断开了两截,惨叫一声。

文龙被摄影组弃用前,算是全组砌置器材最快的机工,即使受了伤,他也迅促开了一颗小灯挷在背包的镜头前,唯恐错过任何一个重要画面。灯光一开,文龙终可看清楚这座停业多年的建筑,到底还剩下什麽。往内裡多探行几步,便是一格连一格结构如牛棚般的档位 。每档入口位的装修都有不同花款,低档的有纸皮阶砖或水泥砖,高档的云石板也有好几家。虽然批盪日久失修,建设已日趋崩坏 ,但从各地台的高矮水平中,不难看出,当时的档主们都想用微倾的鬼鼠位,把天雨带来的污水倾泻到别处。至于倾泻到别人档口的烂摊子怎处理?就各扫门前雪,「关人鬼事」。

走到转角位,文龙看到一张圆形木纹大摺枱零丁地放在走廊中心,感觉有人一直用着似的。昂首一望,石屎天花历经多场雨季后,被洗出多条纹理交杂的裂缝,凑在一起看更酷似近年疯传有治疗效果的曼陀罗。多条生鏽铁枝从横筑破牆而出,并延伸到半空中,骤眼看像隻沉睡多时的老人手,因久未见世,如今费尽力气也急着跟人打个招呼。

文龙看着这隻「手」轻轻苦说:「啱晒!」

设定了脚架位置、镜头和灯光后,文龙从背包挥出一卷大麻绳,站到摺枱上把麻绳抛过横筑钩成大圈,再把接口绑紧。虽则此刻他死意已决,双手却抖擞得差点连绳也抓唔紧。

「死就死!」
意气一衝,两隻佈满红血丝的眼球坚定地望着绳圈,吸一大口气,文龙便把头套进绳圈,再用力把枱踢开。当绳子开始阻绝他呼吸的一刻,屋顶传出一道怨懑而刺耳的叫声 。文龙随即四肢发软,并认知自己已经死亡。

喵!一个猫影从假天花奔扑向横樑,利落地用爪尖一割,便把绳结割断。 文龙劈啪一下倒在地上, 双眼一开 ,看到一隻豹纹小猫一边好奇地凝望他, 一边用口把地上的麻绳扯到走廊边,整体形态表现得很有人类意识, 并不像一般会迴避人类的野猫所为。随后,又一隻目露凶光的小白猫出现。就在文龙未来得及回魂之际,豹纹猫突然衝上他胸脯,张口一叼,便把他心胸袋中的遗书抢走。

「 喂!死衰猫!」 文龙随手拾起一块小石头掟向两隻小猫。

「 你个死佬吖!咁细隻猫都虾!」
石姐从白猫身上跳出来怒责文龙。
石姐是一隻过身二十年的女鬼,由于死后魂魄一直待在街市,在鬼界算不上见过什麽世面,但资历上也不失是个「老油条」。她见着文龙这满堂发黑的霉人,显然没忌讳的必要,便直接衝出来吓唬他。

眼前突然出现一个语气尖酸,眼神泼辣,身穿黑色西装套装,配上枣红色高跟鞋,型态跟电影中的厉鬼相似的女人,文龙吓得拔腿衝向摄影机, 手脚抖擞地收拾器材欲逃离现场。当他刚鬆开那钉在脚架的固定器一刻,摄影机的萤幕上,居然出现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画面 。画面中,小白猫把文龙的遗书放在摺枱上打开,并踩在脚下,牠的头微微倾往遗书,动态像人一样细览着当中的内容。当文龙因这难以置信的情景吓得脚软时,小白猫身后随即出现一个身穿运动校服,耳仔挂着 3M 口罩的女孩。她也把头埋向遗书。此时此刻,文龙由脚趾到肩膊的肌肉都变得僵硬 ,头皮开始发麻,像有一亿隻蚂蚁在头髮下攒动。在画面所见,女孩的视线正慢慢由遗书转向文龙……猫吼声也渐渐转成稚嫩诡异的女鬼笑声。

「救!」文龙并没机会叫嚷,已被某生物用力一挥麻绳打昏了。

(視覺中國)

(視覺中國)

〈债有主〉

夜深雾寒的时份,月亮偷偷吐出的柔光,穿过铁丝网映照到文龙的眼皮上,把他扰醒了。

「喂!佢醒啦!」

石姐玉手一挥,利爪从五指延伸出来,准备向文龙头颅锄下去。

「 喊咩呀你?你唔係想死㗎咩!」
石姐不耐烦地骂着。
「係喎!我係想死㗎喎……」文龙开始喃喃自语。

石姐:「喂!你点解会见到我地㗎?」

「係喎!我係想死㗎喎……」文龙表面上正处于失心疯的状态,但内心却在绸缪如何摆脱眼前严峻的险景。人长到这麽大,他自问多衰的事也遇过,由会考放榜不合格那年起,自知不是读书的料,便努力用双手苦苦为生活拼搏。纵使天生富有创意头脑,但在这年头,多以经济主导的职场上,确是难大派用场,好不容易守到那年电视台缺人,进了摄影组默默耕耘了好几年,今天居然被突然弃用。人生已经来到了决心自我了断的一刻,也要离奇地被鬼挷架…….连去死也得不到自由,文龙整个人开始崩坏。

「婷婷!你哄咁埋佢度做咩呀?」石姐向女孩唠叨起来。

婷婷探头细望文龙的眼珠,果真找出端倪:「我知点解!佢带咗绿色大眼仔呀!」

石姐媚头一皱:「咩嚟?」

婷婷: 「带咗呢种放大瞳孔嘅绿色大眼仔之后,时运一低就好容易见到我地㗎啦!我生前听同学讲嘅!」

婷婷嬉皮笑脸地望着文龙说:「我地睇咗你封遗书啦!原来你谂住录底自己自杀嚟等人留意你呀?哈哈!你真係白痴囉!你係度大叫咗成晚啦!你估附近冇人听到咩?你见唔见有人彩你吖!」

石姐严肃地盯着文龙:「知道点解你见到我地就得啦!你想死吖嘛!去啦!」

婷婷指着叠枱旁的大麻绳说:「啲绳仲有好大卷呀!你用啦!」

两双灵精的鬼眼,就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应该去自杀的文龙。处境潦倒的文龙精神恍惚地爬向麻绳,并弥留在原地,古时被赐白绫的妃子大概就是这样,赐死他的,除了社会还有自己。石姐凝视着这生命力已乾涸,却该死不死的男人从心的蔑笑起来。

文龙绕一圈麻绳在手上,再次踏上那连接死亡的叠枱。

「吖!我仲有嘢问呀!」
调皮的婷婷就是爱不按牌理出牌。
「你话你係拍片嘅?咁呢……」婷婷鬼灵精地把眼睛往上反一下再说,「我地死咗之后,唔知有冇人拍过真正嘅鬼呢?」

听了这句,文龙立即茅塞顿开,整个人精神抖擞起来。他放开绳子,蹲跪在枱上向两鬼求问:

「我仲未死得!放过我好冇?」

〈协议〉

「香港人最锺意咩呢?就係睇啲唔应该睇嘅嘢!偷拍呀!跟踪呀!呢啲最受欢迎!只要将两鬼嘅日常片段拍成记录片,到时机成熟,再公开条片。试谂下!你几时睇过鬼片真係有鬼㗎!部作品红硬!」
一想到这,文龙那一根种在心头的摄影慾如涌泉般澎湃起来,他放下了惧恐,甚至忘了自己正要与鬼对谈。他向两鬼答应,作品的收益会用作聘请高人超渡她们投胎,并且在她们尚在阳间之时,绝不会公开影中,免得惊动街坊请道士来收拾她们。一方有名,一方有利。

尘世间人与人的关係和相遇都基于缘分二字,而人与鬼亦不例外。

2018 年后,此地将被政府重新开发,两个亡魂亦终将死无休憩之地,加上自杀的鬼魂带极重罪孽,要不是家人懂此学问兼付出高昂金钱作法,鬼魂一般都会滞留于人间与地府之间的馀域中很长时间。馀域地方不多,且必是长期阴寒而无阳气之地,鬼魂永久承受悽冷,便是自杀的罚则。两位听到计划后,虽感此行为荒谬至极,但考虑到自身的难处,便放下戒心,即管答应与这活人合作,顺道搏一个可得超渡的机会。

双方协议当天,没见证人,只有小白猫刚好踱步经过。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纸扎街市〉

第二天,两鬼把文龙带到街市暗角见识什麽是馀域。文龙往婷婷所指的方向一看,当场大吃一惊。一堆残破褪色的纸皮箱上有一座迷你纸扎街市模型,模型的外表剪裁精细,用色准成,肉眼比例上跟真的街市没别。婷婷说这模型便是唯一可收容她们的馀域。自她们死后分别被一位神秘道士收压于此地,这纸紥模型便存在。

石姐一掌啪向文龙天灵盖把他的元神打出来,婷婷抽着元神手臂飘进模型内。整个过程,都被文龙预设的器材录影下来。

「埋嚟睇!埋嚟拣啦喂!」

「食咩?哥仔想食咩?就收工!平两蚊俾你?」

原来所谓的馀域并不是文龙想像中那阴森冷清的死荫幽谷,而是一个开市中的菜市场,情景跟小时候的街市近乎一样,木干悬挂着本地街市灯,鲜红的外罩和亮白的灯胆,把整个街市照得明亮。最诡异是当中的室内结构跟现实中的街市居然一模一样 ,除了档主外,走廊中的客人就只有他们三位。文龙对于眼前繁嚣的墟市充满不解。

婷婷到水果档买了一个小苹果,放在口裡嚼得滋味。石姐轻搭文龙肩膀细声警告:

「表情唔好太慌张。唔好俾啲档主发现你係由阳间嚟嘅元神。」
文龙尽量按奈自己震抖冒汗的手心:「佢地係咩人?」

婷婷边嘴嚼边走到文龙身边说:「佢地唔係人嚟,係剪影,係纸紥品嘅一部分。啲湿货乾货都係!」

石姐接着说:「就好似你平时烧衣俾先人,你烧咩,佢地就收到咩。」

文龙好奇心一起:「咁啲嘢卖㗎?」

石姐脸色一沉:「呢度每日都喺度循环紧。档主日日都讲返同一句说话,卖同一堆嘢。佢地永远唔会变,我地都冇得变。」

婷婷从杂货铺抓来一堆花生递给文龙:「你食吖!我地平时都係食呢啲㗎!」

说着说着,一阵焦香的烧烤味吹来。沿着香味走过去,文龙惊现自己爱吃的烧味。红彤彤的挂牌写着明炉蜜汁叉烧、脆皮烧腩、炭烧乳鸽。

「佢日日都斩紧同一旧叉烧㗎!」婷婷咬着花生壳解说。「你睇清楚垫係碟下底嗰张报纸!」

文龙探头一看,油淋淋的报纸上面清楚地有行小字印着 1997 年 10 月 23 日。

石姐:「呢个纸紥係有心人用份剪报整出嚟!就係要锁我地係呢段时光!」

婷婷奔到档前,随手拿起一小片叉烧品嚐:「咁都冇咩唔好吖!起码唔洗做隻饿鬼先!」

文龙呆望眼前的剪影,他记得这种墟市式的街市早已退落成历史课题,只怪这纸紥品的手工太超群,就觉得这疑幻似真的一切比地上更来得真实。

咔嚓!回到阳间一刻,摄影机刚好没电,文龙立即忙着充电。时间显示,已是深宵时分,铁门外忽然传来浓郁的蒜油香,婷婷立即往外凑热闹去,剩下石姐和文龙在暗角。

「其实咩人将你地留係度?」

「我地只係孤魂野鬼,好多嘢唔知得咁多。」
「你唔想知发生咩事?」

「喂!你係阳间都係咁㗎啦!你知点解个股市突然间会跌咩?你知点解你係香港人咩?嗰啲你仲未死就唔问, 你理得我地阴间发生咩先?」

「喂!肠粉哥哥又嚟咗门口啦!」婷婷兴奋的叫嚷,打断了二人的对话。

废墟门外,不时会有一位小贩哥哥来开档,他身上总莫名其妙地挂着一串金光闪闪铃铛,当他从远方推着车行走时,大家都知道他要来了。他的小贩车外观上并没有什麽特色设计,纯粹实用为主,那随意夹在木头车边的瓦通纸皮上写着「销魂肠粉」,带种着地的市井风味。竹籤筒上, 突兀地贴有一张为前程运势祈福的籤纸,籤文曰:「何为邪鬼何为神,神鬼如何两不分。但管拒邪修正处,何愁天地不知闻。」上面有小小一行潦草的红笔字解曰:「凡事皆吉。」

蒜泥和烧烤酱混在一起炒出阵阵诱胃镬气,配料款式甚多, 有牛柳粒、鸡软骨、韭菜、烟肉肠、羊肉、鸭胸等配菜供食客选择。

先不说镬炉中入味爽滑的肠粉,光是小贩哥哥高大魁梧的体态配合均匀的棕色肌肤,加上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单手用力把镬炉一抛一接,烈焰火光之中已成为众街市妇女的「视觉夜宵」。或许是知道自己摆档位置正是阴寒之地,他开工前都会先在门先上香。正正因着这一炷香,婷婷与石姐也可享用他手中镬气衝劲的炒肠粉。

小贩哥哥的视觉年龄大概是四十出头,嘴裡含着牙籤啍着老歌《一生何求》,眉头一皱,那稳熟的男人鲜味差点比肠粉更要「入味」。

「喂!龙哥!你出去买一份吖!记得食之前装返支香俾我喎!」婷婷俳佪在门口逗趣地说:「我要牛柳粒多蒜多汁!唔该!」

这些丰富的画面全都保存于记忆卡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灵异记 » 【灵异小说】《纸扎街市》之一:冤有头债有主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