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记收集最新民间真实灵异事件
每天更新全国十大闹鬼,诡异事件

碟仙通灵界? 高锟家族跟19岁亡女通讯长达一年

农曆七月鬼门开,农曆七月十四日(下周一)就是盂兰节。

很多鬼故、鬼片纷纷出笼,一直被视为神秘的碟仙,传闻可以跟灵界通讯。有一个名门望族,中文大学前校长、2009年夺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光纤之父」高锟,其家族怀念19岁去世的女儿,透过碟仙跟她通讯,更长达一年多。

1930年代的「科學靈乩圖」

1930年代的「科學靈乩圖」

碟仙游戏曾经风靡中国,但对于主政者而言,真正可怕的从来不是碟仙,而是陷入狂热的老百姓,引来政府压制。1934年中国许多地方出现一种行政命令,就是要查禁碟仙的犯卖,阻止它继续传佈。但实际上,这种游戏仍然默默在民间流行,并且牵扯出不少奇闻轶事。

其中最为知名的一桩,要属民国文人高吹万与她女儿高韵芬的通灵事蹟。

出身江苏望族的高吹万本名高燮,是仍江南地方有名的国学宿儒。高吹万育有五子三女,其中一些人也颇有社会地位,他的一个孙子更是当代科学界的明星,亦即2009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高锟。

高吹萬的其中一個孫子就是光纖之父-高錕。

高吹萬的其中一個孫子就是光纖之父-高錕。

高氏夫妇不捨19岁早逝女儿 碟仙唤亡灵

不过,一百年前的医疗条件不像现在那麽发达,总有几个孩子没能活到多大岁数便去世了。高吹万的家庭也是如此,他的小儿子与二女儿都早夭,最小的女儿韵芬则活到19岁,也在1937年初不幸逝去。

最后这个孩子的死,让高氏夫妇特别悲痛,毕竟是个青春正茂的女孩儿,骤然结束了生命,未免令人喟叹。十九年来拉拔着孩子长大,高吹万夫妇的心情,恐怕更加难受了吧。

或许是太过思念爱女的缘故,高吹万决定要试试通灵的法子,看看能否与死去的小女儿说上几句话。初始,他们试着使用传统的扶乩方法,后来又试图藉由碟仙来招唤亡灵,但都没有成功。

電影《碟仙碟仙》劇照

電影《碟仙碟仙》劇照

第二个头七日 碟仙指向「父」、「母」、「姊」

直到韵芬的第二个头七日,高吹万与夫人、女儿又进行了一次碟仙游戏。这晚,他们以一阵默祷作为仪式的开端,随后,三人便各自伸出手指,按住了桌上的小碟子。而半小时过去以后,那碟子竟逐渐移动起来,并接连指到了「父」、「母」、「姊」三个字──显然是亡故的韵芬来打招呼了。

儘管这一次的接触没能持续太久,但高吹万似乎生出了一点信心,此后,他又接连尝试了好几次碟仙通灵法,与死者之间的沟通也越来越顺利。而令人料想不到的是,高吹万与他的家族,竟藉着碟仙,与这个身在冥界的小女儿,维持了颇长一段时间的联繫。

父女碟仙讨论诗文

一开始,他们的对话内容其实蛮单纯的,就是各自抒发一下生离死别的痛苦,并且互相说些安慰的体己话。但两、三个月过去以后,高吹万惊讶地发现:他这个原本不谙文学的小女儿,死后除了在阴间潜心修佛,竟也学习写诗,并且能与父亲相互唱和了。

喜不自胜的高吹万,于是三天两头就透过碟仙与女儿讨论诗文,有时他会协助修改作品,有时则针对韵脚、音节之类的事情提供意见。为了女儿的诗文创作,他甚至特别为那张碟仙指字的「灵乩图」,增加了许多汉字。藉着一只小碟子的移动,两父女就这麽沉浸在碟仙与诗词的世界裡,好不快活。

碟仙的運作是依靠小碟子來讓生者與亡靈溝通。

碟仙的運作是依靠小碟子來讓生者與亡靈溝通。

上海《时报》连载父女人鬼对话 《吹万楼日记节钞》记碟仙事事迹

所有这些奇异的仪式过程,以及高家女儿的诗文创作,通通都被高吹万写进了日记本裡。后来,上海《时报》的编辑吴灵园,偶然见到了这些通灵纪录。他当即游说高吹万,授权他把日记当中关于碟仙的事情节录成一本书,并且在《时报》上头展开连载──高家父女的人鬼对话,从此引起广泛瞩目,并普遍为世人所知。

最有趣的一桩,是日记裡说到他们父女俩忽然聊起鑽研佛学的心得,而高吹万说他当下不敢再多问,「否则吾女一谈及佛经,可以滔滔不竭也」──毕竟这人的沟通还是得倚赖那只移来移去的小碟子,女儿要是囉嗦起来,老爸也是很费力气的呀!

从日记看来,高家的碟仙仪式至少进行了一年有馀,仪式的参与者偶尔只有高氏夫妇,更多时候则找来其他的亲戚朋友,甚至是隔壁邻居或家裡的帮佣(其中一个名叫阿橘的佣人还曾在仪式过程中被吓丁拔腿狂奔……她一定想说我只是来打扫跟煮饭,为什麽还得帮忙通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灵异记 » 碟仙通灵界? 高锟家族跟19岁亡女通讯长达一年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