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记收集最新民间真实灵异事件
每天更新全国十大闹鬼,诡异事件

回忆中真实灵异事件之四

70年代的一个冬天,我爸回家探亲.在唐山下了火车,半夜了,想了想,回家.那时都是步行.走到丰南的时候,面前出现了一堵城墙,他就纳闷:原来这路上也没有啥城啊?于是就绕,但就是没有城门.慢慢的天要亮了,他身上已经被汗湿透了,猛听到远处鸡叫,眼前的城墙一下消失了,原来就是一条小水渠.这可能就是”鬼打墙”吧?

2007年11月,我媳妇让我去买灯的开关,我下班骑车就去了,当时天黑了,买完骑车往家走.走着走着,感觉不对--怎么没有路灯了?我家那儿应该还多灯啊?这是哪儿啊?我下来前后左右的看了一下,原来我往相反的方向走了,当时脑子里没有任何反映,就认为往家走呢.

我女儿三周的时候,有一天半夜哭,我和媳妇怎么哄都不行,女儿说房顶有人,她指的是天花板.我去厨房拿把菜刀,站在床上,朝着天花板挥舞,别说,她还就不哭了,还给我指:那边呢,这里呢,我寒毛都起来了.一连几天她都蒙着脸睡,还得有人陪着,有时突然就哭,说爸爸打他.我妈听说这事后,一天中午来到我家,拿碗和筷子戳里一回,是我奶奶.我女儿当时就好了.你说邪不?

故事还是回到八十年代的老家,那个农场。当时是全场职工轮流去东边一块地边的池塘边值夜班,当时天有点旱,各家的劳动力都要去帮忙给田地里浇水,当然是用水泵抽池塘里的水不是人工的,要不,岂不累挂。

话说,那天我父亲吃完晚饭就去东边值班了,当天原本还有另一个人一同的。但因为家里有事没有一起去,所以就我父亲一人去了。八十年代初的农场经常停电,而那天也不例外,值班的池塘边只搭了个简易的小棚子,棚子靠里边挂着一盏马灯(不知道你们叫什么,反正我们方言叫马灯来着,而马灯就是外面罩着玻璃罩的油灯。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油。)。但是水泵要电才能工作打水啊,所以,人们就在当地的高压天线上私搭电线供电,当时人们都那么干,我们场也那么干。那时高压天线上有电。

闲话少交待,进入正题。

当我父亲一个人坐在小棚子门口的小马扎上抽着烟看着水时,突然刮起一阵风,风力很大,令人猝及不防,小棚内的马灯就在这时瞬间灭了。按理说,马灯外的那层玻璃罩很高包得很严实,无论多大的风都是刮不灭灯的。可是,这灯偏偏就灭了,很诡异。我父亲刹时起身摸到小棚边那把用来掀土的大铁揪狠狠地往门口的土地上抽打了几下,还一边打一边骂着。然后,神奇的,马灯又亮了起来,风也停了。

后来我父亲跟我们说,如果马灯被风刮灭了,那么后来为什么又自己亮了,这就是俗称的“鬼遮眼”,民间解释说是鬼怪遮住了你的眼睛,而马灯明明一直是亮的。

我父亲那几下铁揪把鬼拍得吓走了。所以灯又亮了。

呀,好恐怖,反正我挺害怕的。而我父亲一直不跟我说是不是我家以前菜园子边的那座池塘,他也许是知道我会害怕才不告诉我的吧!但是我很好奇,还是知道了那个闹鬼的位置。现在已经被平了,成了厂房,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什么怪事继续在里面发生着。

哈哈,还有好多好多的鬼怪事情,都很精彩。本人文笔不佳,各位见笑了!

再整一个

大概是85年秋天,当时我家在青海.我爸去海南洲的一个农场当考官,珠算技术等级考试.那天没考完,因为有的考生(会计)离的很远,我爸就住那儿了.当天晚上,农场办公室的主任对他说,房间随便挑,我爸就挑了一间,主任让他再挑一间,说那间不好,我家老爷子就一个毛病,认准的事不能变,主任没办法,临走说:那你小心吧,我爸也没往心里去.迷迷糊糊睡了不知道多久,就感觉有人,一个女人站在床边,说:你起来吧,这床是我的,我爸就犟:我先睡这儿的,你找别的房间去.说完就醒了,感觉不对,想想主任临走说的话,心里没底了,抽烟.毕竟困啊,慢慢的又睡着了,那女的又来了,又让他起来,我爸这回给吓着了,坐起来点烟,火柴点不着火,拉灯,不亮,心里更怕了.开门出去,点着烟了,在外面蹲了半宿.回家后说:千万别不信邪!

父亲在六十年代的离老家农场有十五里的地方读高中,这天晚上,父亲忙完农活,赶回学校的路上发生了一件令他一辈子难以忘怀的异事。

话说,呃,我怎么老写话说呢。真晕。

好像我不打这俩字就写不下去的说。

话说,入夜,明晃晃的月光下,父亲独自一人走在乡间小路上往学校走去。途中经过一大片正在盖房的工地,四处散放着残砖断瓦,父亲一路走一路吹着口哨。

这时有一个白色身影不知从哪里飘出来,不紧不慢地跟在父亲身后。等我父亲发觉时,那东西已经飘到离他只有二十来米的空地上了。

父亲害怕极了,大声骂着那东西,可是那东西还是直直地飞过来,是悬空的,像极了吊在树上随风摆动的布偶。

我父亲跑过那片工地,来到一旁的一座简陋的公共厕所,开始急急地点着一根烟(父亲抽烟很久了,不过近两年戒了。)。然后解决掉小便,再回头时,那东西不见了。

他不敢停留,赶紧继续跑路,结果那东西不知从哪又跟上来了,这次速度很快,我父亲急了,弯腰胡乱拾起脚下的石块向它砸去,结果石头从它中间穿了过去。这白色身影是半透明状的。

我父亲吓得扭头便跑,跑啊跑跑啊跑……跑啊,路边不知什么时候窜出当地姓宋人家的那条恶狗,跟在我父亲后头一边狂吠一边跑,仿佛在追赶我父亲。我父亲不知怎么狂奔到学校的,到宿舍后,发现浑身汗湿了,那只狗不知跑哪里去了。

室友问父亲怎么了,我父亲半晌说不出一句话。只是缩到床角发抖。

说这事时,是大白天,但是那年当我听到这个故事时,我真的后背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仿佛那天的白色身影追的不是父亲,而是我!!!父亲说,倘若不是那只恶狗,他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呢!他还很感激那只狗。

这个故事是儿时隔壁的阿姨讲给我们听的。这个故事的时代背景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们^%市周边一个小镇上的灵异恐怖故事。

这阿姨姓张,以下称张姨。

张姨所在的小镇叫S镇。这年张姨朋友家X姨家的独生儿子出了车祸,不治身亡。

我现在交待一下车祸经过。X姨的儿子在当地一座大埂上干活,那是江边。很多人在那里采沙,X姨的儿子(以下简称X哥吧,方便叙述。),就在那上班。

大埂一边紧靠着公路。X哥就在大埂上用类似于建筑工地上的那种拖水泥的两轮小车推沙子。这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是因为疲劳还是脚下打滑我们都不得而知。这X哥就那么一不小心从大埂上滚了下来,一直连人带车滚到公路上,正好有辆大车经过,那么笔直地辗了过去……

X哥就这么当场死亡了。X姨哭得天昏地暗,想想啊,独子,二十岁出头的青年,就这么意外去了,这事搁谁身上不难过!

这X姨死活不让人把儿子的尸体火化了。不火化怎么行呢?都成那模样了,哎,那真惨哪!

X哥被火化后,X姨还是成天哭哭啼啼,念念叨叨,唤着儿子的名字,精神状况越来越差,人也越来越瘦弱。就这么唤啊唤啊,还真唤出事了。

X哥已经去世很长时间了,X姨还是沉浸在悲痛中。一天夜里,X姨哭着哭着就睡着了。突然被家里大门门锁的声音惊醒。门打开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就像X哥生前上晚班回家开门的样子。

X叔也醒了,也听到了。以为是小偷,刚想起身被X姨一把拉住。她示意不要开灯,她要听听是不是儿子回来了。(妈妈咪啊,我写这个时好害怕呢!)

大门开了,接着有脚步声,在X叔跟X姨耳里听来,跟X哥生前简直是一模一样的。老两口隔壁的X哥的房门是上了锁的,但是那个脚步声在那门口停住了,锁在响动,仿佛被人强行打开。X姨有些害怕。她跟X叔清楚听到儿子的声音“妈,我的门怎么锁了,我要回来拿衣服啊!”X姨发着抖,跟X叔缩在一起大气也不敢出。X哥的房门传来开启的声音。门被打开了,然后就听到翻箱倒柜的声音。

X姨知道那是在翻X哥的衣柜。

“妈,我的衣服呢?你收哪去啦?”X哥的声音传来。

X姨一声不吭,整日的思念化作此刻的恐惧,她静听着门外的风吹草动。

后来X姨和X叔跟人说,很害怕儿子会打开自己的房门进来。

好在当时X哥在生前的房间里找了一会儿后又走了,还打声招呼:“妈,我上班去了!”大门“咚”的一声被带上了。

后来X姨找了高人。烧掉了所有X哥生前的东西。再也不哭哭啼啼念叨着儿子了。

高人告诉X姨,就是因为她总是念着盼着儿子,X哥才放心不下,又回来的。当来回来是按照生前的习惯和方式。

不知道这个事情有多少可信度,但是无风不起浪,纵使没这么可怕,也会有一点鬼怪的关联吧!希望大家不要做恶梦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灵异记 » 回忆中真实灵异事件之四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