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记收集最新民间真实灵异事件
每天更新全国十大闹鬼,诡异事件

学校的事

我们那边是小学五年初中四年制,和有些地方的小学六年初中三年是不一样的。不怎么说也是九年义务教育,年数上是不会少的。初三的时候学习的气氛已经开始紧张了。虽然还有一年的时间才考高中,可是这个时候初中的课程已经全部教完,接下来就要开始总复习了。

 这个时候我们的晚自习时间已经延长到了晚上八点。五点半下课后休息半个小时,期间吃点小吃补充一下物质能量,到了六点又要继续开始精神上的消耗了。

 这一天八点钟下课铃声过后,大家收拾书包都陆陆续续的回家了。除了不着急回去的同学还在楼道里打闹外,就剩下当天的值日生在教室做值日。那天正好轮到我们组做值日。因为第二天是学校每周固定的检查日,我们班级又是连续几个月的卫生红旗班,所以我们打扫的格外仔细。大家忙到了八点二十多分才完工。这个时候别的班的值日生早就做完值日回家了,整个教学楼里就剩下我们组的八个人。

 我们几个人关掉教室里的灯,锁好屋门后就有前有后的走向楼梯。说来也怪,不知是那天电闸没开还是线路故障,楼道里的灯全打不开。好在那天的月亮很圆,我们借着月光下楼也并不费劲。

 我们这做教学楼是香港的邵义夫赞助修建的,也叫义夫楼。此楼一共有五层,我们也是从以前的教学楼里搬过来的,暂时只用到了四楼,五楼还是空着的。等到下一年来了新生的时候我们就该从四楼搬到五楼上课了。这个楼还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就是在一楼的楼梯尽头处还有一个继续往下走的楼梯。这里一共有四五级楼梯,然后就是一个小平台。这里平时就是教师放自行车的地方。

 当我顺着楼梯走到快到一楼的位置上时,突然看到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生走到一楼之后又继续转弯朝着一楼下面的那个平台走去。那天我们组的一个叫李英震的同学也穿着一件白衬衫,我以为是他下楼昏了头以为自己还没到一楼而继续往下走呢。我就一边继续下楼一边笑着朝下面喊:“哈哈哈!李英震,晕了吧你,你这是往哪走啊!”我话音刚落就听楼上有人说话:“你说什么呢啊?没事笑什么呢?”这时从二楼转下来刚才说话的这个人,他分明就是李英震。这时我已经到了一楼,我心想:“莫非我看错了,不是李英震那就是别人喽。”我边想边继续往下转过去。这时,我已经可以清楚的看清整个平台了。这里空空如也,哪有半人人影子!只有惨白的月光从上面的窗户洒落下来,反射到地上透着一丝诡异。

 我脸上带着刚才嘲笑的表情还没来得几收回去就被这意料之外的情景惊呆了。这时李英震和其他的几个同学也纷纷到了一楼,他们看着我带着这种奇怪的表情看着下面的平台出神都觉得奇怪。李英震拍了我后背一下说:“刚才你叫我干吗?你这是看什么呢啊?”我让他这么一拍缓过神来,支支吾吾的回答:“啊,没什么事。我刚才看到一个和你穿的差不多的人朝这下面走过去了,我还以为是你走错了呢。可能。。。可能是我看错了吧!”李英震一听也过去看了一眼,也是什么也没有。他又推了我一把笑着说:“什么眼神啊你,整天还自称视力好,我看你也该配个眼镜去了。难不成你还真见鬼了啊!哈哈哈”我听见他说到“鬼”这个字的时候心里不由得一阵发毛,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我只能不好意思的笑笑说:“大概是我看错了吧,呵呵,可能今天看书看多了眼镜太累的原因。”

 大家听我这么一说也就没有深究,又继续说说笑笑的一起去车棚取车结伴回家了。虽然大家有说有笑的,可是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我心里仔细的回忆刚才的情景:“没错,刚才自己明明是看到一个穿白衣的人转到那个平台里去了啊。自己眼神很好怎么会看错呢?莫非真是。。。。。。”我越想越觉得后背发寒,也不敢再想下去了。“就当自己看错了吧”我心里边这样想着边和几个住的不远的同学一起骑车回家了。

 虽然这样,我心里却仍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预感。感觉到有什么在等着自己的到来。

从学校到家里骑自行车二十分钟就够了。初中时我有个关系最好的同学叫许宏亮。他家离我家不是很远,所以放学后一般都是我俩一起结伴回家的。正好我俩是在一个值日组,做完值日我俩自然又是一起结伴回家了。

 平时我们一起回家的时候都是有说有笑的,可是那天因为下楼时遇到的那件事让我有些不舒服。路上只是听他一个人说话,心不在焉的我偶尔答应一两声。许宏亮看我不爱说话就问我:“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啊?话也不爱说,愣头愣脑的,受什么刺激了?”我也不好意思再提刚才的事,因为说了别人也无法相信啊。我就摇了摇头后对他说:“没事,可能是今天有点累了吧。”他看也问不出来什么就说:“行啊,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我也快到家了,你慢点骑啊!”我仔细一看,可不是嘛,再有个十来米就到他家了。这不知不觉中骑的还挺快啊。

 转眼的功夫就到了他家小区的门口,他停下说:“没事那我走了啊。”我答应了一声刚要继续往前走。他突然又说了一句:“不过。。。你看今天的天确实有点怪!”我以为自己没听清楚,就回头问了一句:“你说什么?”许宏亮犹豫了一下,最后指了指天上的月亮说:“你看那月亮!”我这时才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天:今天的月亮又大又圆。月亮好低啊,站在这条路的坡顶上感觉伸手就可以摸到它一样,就像挂在人的头顶上。最特别的是今晚的月亮是红色的,就像整个月亮刚从血里蘸过一样。

 “是够怪的,这算是什么天文景象啊?”我边纳闷边自言自语。突然,我浑身像被电击了似的抽搐了一下。我差点从骑着的自行车上摔倒下来。许宏亮赶忙扶住了我的胳膊,根本没有顾的上扶自己因放手而摔倒在地上的自行车。这可把他吓了一条,他扶好我后关切的问:“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生病了?”我的嘴唇颤抖的对他说:“你注意到了没有?咱们。。。咱们离开学校的时候。。。月亮是。。。白色的!!!”许宏亮依旧有点茫然的看着我说:“这个。。。这个我倒是没注意。我也是恰巧抬头才注意到今天的月亮比较奇怪的。”

 许宏亮又安慰了我几句,他要送我回去。我看时间也不早了,大家都累了一天都挺辛苦的。我就说什么也没有同意。“反正离家里还有几分钟的路就到了,到家就没事了。”我自己这样想着就骑上车往家里飞快的骑去。许宏亮目送了我一段之后也就回家去了。

 我家所在的楼房是临街的第一栋,后面及侧面依次排列着一排一排同样的五层楼房。我们那边的楼房每一家都有一个用来存放车子和杂物的下房的。一栋楼有四个单元,每个单元都有一个由左右两排下房围起来的院子。院门口和后面一栋楼房之间就是一条通往左右两边的小路。在每栋楼和小路之间有一个连着楼房一楼的一排花台。花台有半人高,里面种着起美化作用的花草。

 我家住在二单元,每天上下学都要经过这排花台前的小路从四单元那边进出小区。这天也不例外,我刚骑到我家这栋楼的旁边,借着泛着红色的朦胧月色突然发现四单元对面的花坛上趴着一个小孩。这个小孩上半身趴在花台上,双腿站在地上。小孩双臂平放在身体两边的台上,整个身体形成一个被折叠九十度的十字架形状。

 我边看边想:“这是谁家的孩子啊,这么晚了还在外面玩。”我并没有太过在意,因为我上小学的时候这个花台也是我们那些小孩子的天堂。我们整天在这里玩耍打闹,有的时候会玩到很晚,直到家长找来被拉回家去。

 “不过今天这个小孩确实是玩的太晚了,莫非他家长不在家啊?”我边想着边继续往前骑。随着距离越骑越近,我借着花台上面一楼阳台的灯光慢慢看的越来越清楚了。越来越近了,这个小孩依然是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就像睡着了一样。更近了,我清楚的看到那个小孩是用正脸垂直趴在地面上的!我的心里一下就毛了,心脏好像被无形的力量提了起来。“天啊,就算是趴在地上也应该是用侧脸啊!谁能用眼镜、鼻子和嘴直接趴在地上?还这样一动不动的,怎么可能呢?”我这时大脑有点混乱,身体就像坠入冰窖一样感觉不到一丝温暖。就感觉冷汗顺着我得后背滑了下来。

 越是害怕的东西你越是会目不转睛的盯着它,生怕它会突然的发生什么变化。

 当我骑到离这个小孩最近的地方的时候,我看到的情景和当时感觉到的恐惧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因为,我看到那个小孩平放在身体旁边的两条袖子里面根本就没有胳膊!!!两个袖子就那样瘪瘪的摆在那里!!!我的头一下就大了,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做头皮发麻。我就一直盯着这个暂时还叫做“小孩”的东西,从它旁边骑过去,直到我骑到二单元院口还回头看了一眼,这个距离已经看不太真切了。突然,二楼的一家卧室的日光灯亮了。我看见远处的那个小孩已经站了起来,它正用一张惨白的脸上冲着我这边微笑。

 我被吓得几乎灵魂出鞘,飞快的骑进院子把车子往下房门口一停就跑回了一楼的家。

 从我发现它到最后它被黑暗吞噬经历也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可是感觉时间就好想过了半个小时一样漫长。万幸的是当我从它身边经过的时候它一直没有动过。它要是那时稍有活动的话,我真不知道自己当时会不会疯掉。

 我到家以后坐在客厅的椅子上出神,这个时候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了。我回想刚才恐怖的经历。绝对不会看错的,不会是把一件别人扔掉的衣服和裤子错看成一个小孩。它明明是有头有身体和腿的,只是胳膊位置的衣服是空的。爸爸过来叫我吃饭,我当时真想把这件事讲给爸爸听,然后拉着爸爸出去看看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可是不知为什么,当时心里面连一点点的勇气都鼓不起来,张了几次嘴也没有说出来。

 吃过饭后我突然想起来自己自行车还在外面。自己又不敢出去,就央求爸爸帮我把自行车推到下房里去。爸爸边说着“都这么大了,还让你老爸给你推车”边笑着出去推车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感觉头特别的沉,一量体温,竟然发烧了。我强打精神起来上学,当路过昨晚看到小孩的那个地方时,花台上什么也没有,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就这样拖着沉重的身体朝学校骑去。没想到的是,学校里还有另一件恐怖的事在等待着我去揭晓。

我到了学校之后依然无精打采,趴在课桌上手里的翻着书脑子却不住的走神。我抬起头来看了看墙上的表,还有二十分钟才上课,还可以休息一会。

 这时,我的同桌张宇也来了。他一边从书包里往外拿书一边看了看我说:“怎么了这是,看你今天这么没精神啊。昨晚学到几点了啊?”我们两个都是不爱学习的主儿,就是平时靠着点小聪明在班里还能混上个中等生。我俩没事就好逗个嘴什么的互相攻击,他说我晚上熬夜学习这明摆着就是取笑我,要是平时我早就和他闹起来了。可是今天实在是没有精神,就爱搭不理的对他说:“今天没心情理你,没看我生着病呢吗?”张宇看我确实脸色发红、说话无力的也就不闹了。

 张宇收拾好书本后取出一套煎饼果子边吃边对我说:“我告诉你个奇事,我都没敢告诉别人!”我一听也来了点精神,忙问他:“什么事?莫非是中考取消啦?”他笑着拍了我一下说:“你小子还装病呢啊?还有力气和我耍贫嘴。”我笑了笑说:“呵呵,不逗了,不逗了。你快说什么事?”

 张宇把最后一口煎饼果子吃完,喝了口水后对我神秘的说:“昨晚我和陈晨在学校里遇到怪事了!”(陈晨也是我们班的同学,是我的几个好朋友之一。这小子胆大身体棒,体育项目最是在行)我睁大了眼镜等待着听他的下文。他凑了过来,小声的对我说:“事情是这样的:昨晚下完晚自习之后我们几个人没有马上回家,在楼道里玩了一会。对了,我还看到你们做值日呢。”我点了点头让他接着说。“昨天我买了一本新出版的‘七龙珠’,白天上课没有时间看我就打算晚上回家看去。这事儿让陈晨这小子知道了,他说什么也要借去先看。我当然不干了。没想到这小子抢了我的书包就跑,我就在后面追他。围着楼道跑了好几圈,就在我快要抓到他的时候他一下子就跑到五楼上去了。我一看五楼上面黑咕隆咚的又没人又没灯的(前面说过了,当时五楼还空着没有人用)。当我正在四楼口想着是上去追他还是等他自己下来的时候,这小子突然从四楼半(教学楼的每层楼梯都是由两小层折返的楼梯组成的,每小层由十二级楼梯组成)的地方直接跳了下来!落地后滚了一圈就趴在地上了。这下反倒给我吓坏了,我赶忙跑过去扶住他。我张嘴就冲他喊‘你小子不想活了啊,为了本书你也不能这样啊?这可是12级楼梯啊,你也不怕把腿摔断了!’我说完再看他的时候只见他的脸色煞白,嘴唇还不住的哆嗦。我一看不对,可别是摔成内伤了吧。我忙要扶他起来送他上医院,就听他说‘没。。。没事,我休息会就行’。陈晨在地上坐了一会,脸色稍微好了一些。我就问他‘你刚才是怎么回事啊?这么高你怎么跳下来了?’陈晨有点颤抖的说‘刚才你不是追我嘛,我一着急就跑到五楼去了。我跑到四楼半刚一转弯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五楼的楼梯口上探出一个小孩的脑袋。这个小孩也就五六岁大的样子,小孩的脸那么的白啊。根本没有一点血色。正当我一愣神的功夫,他突然冲着我咧嘴笑了。他笑的别提多吓人了,完全就是两个嘴角在向上动。脸上其他的地方都不动的。我一下子就吓蒙了,也没多想就从那里直接跳下来了。’我看他的表情和刚才的动作绝对不是在撒谎,就赶忙扶他起来一瘸一拐的下楼走了。”张宇说完后喘了口气,从他的眼神里我到他对昨天发生的事还是有点心有余悸。

 我听他说完之后也有种后背凉凉的感觉,我对张宇说:“昨晚你就没有再上五楼去看看是不是真的?”张宇听完我说的后气的差点没吐血,他瞪着眼睛对我说:“我哪有那么大胆子啊?你还别挤兑我,要是你没准还不如我呢。”他一句话就让我想起了昨晚的事情,我也马上没了底气不说话了。

 张宇又说:“昨天给陈晨吓的不轻啊,今天还不知道能不能来上学呢。你看这都快上课了,他还没来呢。”我看了一眼陈晨的位置,确实是空着的。“莫非他真的看到了什么?和我昨晚的遭遇有没有什么联系呢?”我又一次陷入了沉思。

 又过了两天,陈晨终于来上学了。我马上跑过去问他那天的情况,他一听我提起这件事说话马上就变的结结巴巴。他又重复了一遍那天的经过,和张宇说的一点也不差。我又把我那天晚上遇到的两件事和他们讲了一遍,大家互相看了看也都解释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后来这些事不知道被谁传了出去,闹的整个学校都沸沸扬扬。不时有别的班的同学过来求证这些事是不是真的。还听有的在这附近住的同学说这里原先是个乱坟岗,后来才推平了盖起这座教学楼的。

 最后随着学习程度的紧张,这件事也就平息下去了。不过,五楼是再也没有人敢随便上去了。

 这个就是我遇到唯一一次持续多宗的奇异事件。不过,经过这件事情之后我得胆子也更大了。所以我觉得人的胆量还是和后天的锻炼有一定关系的。现在,你的胆子大了一点了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灵异记 » 学校的事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