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记收集最新民间真实灵异事件
每天更新全国十大闹鬼,诡异事件

明清一些不为人知的志怪记录-飞僵

明清一些不为人知的志怪记录(十四)

明月竹叶青 更多鬼故事 请加QQ951341601 空间日志五百余篇

飞僵

嘉庆年间,安徽颍州府蒋府台有事去京师,走到直隶安州(大约在北京密云一带)在官道旁的旅店内休息。正喝着茶的功夫看见一个大约五六十岁的老头走进店来,黑瘦皮肤,山羊胡子,一身农夫打扮,长相普普通通,倒也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也要了一杯茶坐在旁边的桌子上,奇怪的是他的一双手时不时的就会颤动一会,就像摇铃铛一样,以至于喝茶的时候因为双手颤动的幅度太大而拿不起茶杯,蒋府台为人乐善好施,以为老头得了什么疾病双手才会这样,于是就让随从去帮助老头拿起碗喂其喝茶。老头喝完连声道谢,蒋府台问道:“不知老人家有何疾病而会手抖如此?”老头回道:“让大人见笑了,这其实不是疾病造成的,而是当年一时紧张落下的根子。”蒋府台一听大奇:“此话怎讲?”老头道:“说来话长啊。”蒋府台本是休息打尖,也没有什么事,听得此事正感好奇,于是对老头说道:“但讲不妨。”老头道:“既蒙大人相助,我也不敢不说。我本是这附近一个村的村民,我们村就在山脚下,只有几十户人家。前几年我们村发生了一件怪事,一到晚上就有小孩莫名其妙的失踪,大的八九岁,小的也才刚出生。开始以为被人拐去,但是细问之下村里又没有来陌生人,所以很是奇怪。有的小孩晚上在外面玩,玩着玩着就不见了,有的幼儿在睡觉,大人起身出去一会回来也不见了。开始只是一两个失踪,后来过上几天就有一个孩子没见,全村大为恐慌,报上官府,官府来人查看后也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于是就成了疑案。村里人都说出了妖怪了,于是每天傍晚日落以后,都要互相告诫,关门闭户,把孩子藏在家中,虽然这样,还是时不时有孩子丢失,我的一个最小的孙子也在一个晚上不知所踪。正在全村人惊慌不已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们村一个叫刘三的村民去山里打柴,回家回的晚了,当时乌云蔽月,路黑难辨,不知不觉就走错了路,来到一个黑漆漆的山洞前,他正在纳闷,这该不是什么野兽的窝吧,突然听见山洞内传来一阵声音,像是什么东西要出来,于是刘三赶紧在一棵树后躲了起来,心里祈祷着不要出来虎豹豺狼之类的动物,等了一会,忽然“嗖”的一声,模模糊糊看见一个似人非人的东西从山洞里飞了出来,穿着一袭黑衣,身上的衣带在风中飘荡着,像一个巨大的风筝一样向远方飞去。(大家可以自行想象大话西游月光宝盒里黑山老妖出来的场景。)刘三大惊,什么东西还会飞出去,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妖怪?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正自打算要不要进洞去看看,不到片刻,又听得空中衣带御风的声音倏倏作响,心中知道那东西又回来了,片刻就见一个人飞到洞口落了下来,手里还抱着一个东西,坐在洞外的石头上啃咬起来。此时乌云散去,月光似水,一泻千里。刘三从树后悄悄看去,想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妖怪。这不看则已,一看魂飞魄散,只见一个面如金纸,双目赤红,披头散发之人正抱着一个小孩的脑袋狂咬不已,满嘴尖尖的獠牙,在月光下闪着寒光,嘴边还留着白色的脑浆,小孩一动不动,想必早已死去多时。

  刘三双股颤抖,躲在树后一动不动,耳听得咯吱咯吱的咬嚼之声,唯恐被僵尸看见,过不多久,僵尸吃饱喝足,扔开小孩的尸首,仰头望月,拜了三拜,接着长啸三声就飞入洞中,再无声息。刘三又等了一会,确定没有动静了,这才连滚带爬的跑起来,好在此时月光如镜,不多久就发现了下山的路,于是一路屁滚尿流的就回去了,进了村子已是三更,村里因为刚丢了一个孩子,叫的叫,找的找正乱作一团,突见刘三脸色惨白的跑回来,一见村长就上气不接下气的把所看见的说了出来,当下村长命人敲起锣叫醒全村,告诉大家缘由,然后组织村里的青年壮汉,手拿锄头砍刀,准备连夜上山查看,这时村中一个老人说道:“我以前听说僵尸只能晚上出来,白天见不得阳光,但是会飞的僵尸听都没听说过,想必更加厉害,此时正是黑夜,如果上山碰见它,只怕你们都难以生还啊,不如等到白天僵尸不敢出来你们再去查看。”众人一听都觉得有道理,于是就聚在一起,等到第二天的太阳升起来,一行人在刘三的带领下上山去寻找。刘三顺着昨晚逃下的痕迹把众人带到洞口前,只见洞口的乱石和草丛间散落着小孩的尸体和累累白骨,惨不忍睹。村里人有找到自己孩子尸骨的,都悲痛的放声大哭,一个个愤怒的咬牙切齿。只是到得洞口一看,里面阴风习习,怪声阵阵,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也不知有多深邃。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进去。村长眼见这个祸患实在太大,环境也过于凶险,凭着我们的力量不仅降不了它,弄不好还要白搭上几条人命,于是让我们又都下了山回到村子再想办法。这时村子里有一个经常去城里做小买卖的人说道:“我听说在城中有个清风观,里面有个道长法术高强,可以降妖除魔,要不我们去请他来试试。”村里人正自惶恐不安,一筹莫展,一听之下仿佛有了救星,于是就推举这人去城中请道长,允诺能降服此怪全村人都会厚礼相待,道长于是便应允了,推算了一个良辰吉日便来到了村里,在村中搭建了一个法坛,准备做法。做法之前把全村人召集到一起对我们说道:“我做法可以布下天罗地网,任何妖魔鬼怪也休想逃出,但是我需要你们中间身强力壮的手拿兵械帮助我,最为重要的是需要有一个胆大心细之人进入到它的巢穴中,不知道你们之中有人敢去吗?”大家一听,面面相觑,想那僵尸巢穴自是凶险无比,此去肯定凶多吉少,所以都没人敢应。当时我的小孙子已经被僵尸吃了,正自满腔愤怒,我平素也算胆大,此刻一想,反正我已经50出头,不如我去,能成则为村里除却一害,不成大不了和我孙子相伴,死而无憾。于是大声说道:“我可以去。”村长一听大喜,满口允诺以后要给我多少钱粮,我说快死之人,要那些身外之物做什么,如果真的一去不回,只要善待我的家人就行了。于是就问道长:“不知需要我做什么?”道长说:“不管什么样的僵尸,最怕的就是铃铛声。到了晚上我做法的时候,你先去洞口躲着,看见僵尸飞出之后就进入洞穴,我给你两个紫金大铃铛,你听到僵尸飞回来就手持铃铛不停的摇,千万不能停,如若停下,僵尸进得洞来,不仅我也再无制它之术,你的命也保不住了,切记切记。”于是给了我两个紫金大铃铛,合起来约有半斤重。我带上铃铛就去了山洞,躲在洞口旁的草丛里。到了夜里三更的时候,突然看见僵尸飞出了洞外,我知道定是法师做法把僵尸引出来,于是抖擞精神,钻进洞里,洞里黑漆漆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耳听的似乎有蝙蝠在头顶飞过,但是也不知道有多深,我也不敢进洞太远,只能守在洞口,竖耳静听。 那法师果然是道行深厚,先是命众人在法坛四周用墨线弹出四道直线将坛子围了起来,自己手持紫青宝剑,口中念念有词,这叫“引尸咒”,主要用来把僵尸引到这来,果然僵尸一听此咒,按耐不住,飞了出来,到得村中,看见道士正在坛上,不由大怒,狂啸一声,自空中扑了下来,撩齿外露,五指张开,作势欲插,法师不慌不忙,抓起一张符纸,就这坛上烛火点燃,用紫青宝剑挑上剑头,对着僵尸大喝一声:“去!”如是者三,僵尸就像一只断线的风筝落了下来,一落地就想扑上法坛,奈何周围都画着墨线,几次想扑都不敢。此时周围埋伏的村民一涌而出,手拿扫帚扁担,齐声呐喊。僵尸一见大惊,被众人围在中间,脸露狰狞,张牙舞爪,作势欲扑,村民一见僵尸的样子,心下也害怕万分,只敢围着呐喊,也没人敢上去,相持片刻,僵尸忽然腾空一跃,飞了上去,法师一见大喊:“这妖孽已然受伤,现在暂时不能伤人,千万不能放过他,今天一定要消灭它。”于是挥剑一喝,带领众人追了过去。我当时正在洞口,耳听得空中作响,知道僵尸去而复回,于是双手一振,将铃铛摇了起来。僵尸飞到洞口,正待进洞,突听得洞内传来琅琅的铃铛声,不由得身躯一震,又怕又怒,迟迟不敢进来。我面向洞口,闭上眼睛,手里使劲的摇铃,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僵尸在洞口梭巡数次,始终不敢进来。此时听得洞外一片喧哗之声,原来法师带着众人举着火把追到了洞口。众人在外面拿着兵械呐喊,把僵尸围了起来,法师在后盘膝坐下,口中又念起咒来,僵尸数次想飞起都没能成功,于是转身又想逃进洞,此时我已经摇了一个时辰多了,双手酸困发麻,感觉铃铛重如石磨,豆大的汗珠一颗颗的从额头滚落下来,只想停下来休息片刻,但是心中却明白成败在此一举,即使双手废了也不能停止摇铃,所以咬着牙关苦苦支撑,僵尸听见铃声没有一丝停歇,始终不敢进来,洞外众人一直呐喊助威,围而不打(不敢打),眼见得又过了半个时辰,东边逐渐亮了起来,僵尸愈发烦躁,突然大吼一声,张开嘴露出满口尖牙,向着众人扑了过来。众人心中本就害怕,一见僵尸脸露狰狞之色,披头散发的扑来拼命,不由一个个心胆俱寒,一声呼叫四散而逃。此时法师坐在地下,见此危急时刻,大喝一声,挥剑而起,与僵尸斗了起来。众人躲在旁边,心惊胆战,不敢上前。又斗的片刻,耳听远处鸡鸣,黎明的曙光终于从云层中透了出来,照在僵尸身上,只见它动作越来越慢,最后低吼一声,倒在地下一动不动了。众人等了一会,确定僵尸不会再挑起,这才一拥而上,法师拿出墨绳,交给众人把僵尸捆了起来,此时我在洞中还不知晓外面的情况,体力已然不支,双手双脚都已麻木兀自摇铃不止,众人听得铃铛还响,这才进入洞中将我扶出,我就像大病了一场,腿软腰酸,浑身衣衫都被汗水湿透。趁着初升的太阳,我们找来木柴堆在僵尸身上,一把火将它烧了个干净,终于除了这一大害,但是自此以后我也落下了个病根,双手到现在都经常为不由自主的做摇铃的动作,实在是让大人您见笑了。”蒋府台这一番话只听得是如痴如醉,此时犹矫舌不已,拇指一伸:“老人家真是勇冠三军啊,蒋某佩服佩服。”说毕,命随从叫上酒菜,和老头觥筹交错,大快朵颐,临走还给了老头一些散碎银两,这才尽兴而散,上路离去。     明清一些不为人知的志怪记录(十五)

明月竹叶青

鞭尸

乾隆初年,安徽桐城县有两个人,一个姓张,一个姓徐,两人是竹马之友,结为金兰之交,成年之后两人相约一起做茶叶生意,出门贩茶都是同音共律,路上也互相有个照应,生意这些年做的倒也还将就,家里都能混个温饱。这一年又到了春茶时节,二人收购完茶叶安顿好家小,准备出门贩卖,这次去的地方是江西。两人在路上是起早贪黑,风餐露宿,甚是辛苦,以至徐某在路上受了风寒,又加上过于劳累,半路上就得了疾病,一路越来越重,结果走到广信府(江西省上饶市信州区)的时候,徐某终于一病不起,躺在旅店的病榻上奄奄一息。张某赶紧四处延医问药,结果都没有什么效果,终于在三天后的午时驾鹤西去,张某痛哭流涕,不胜伤悲。想两人从小亲密无间,表里相依,没想到徐某现在却病亡在了异乡,真是好不凄惨。当下贱卖了茶叶,凑了些银两,准备去买来棺椁,雇人运回桐城安葬。在店老板的指引下,来到了街市当中一家棺材店。进门就看见一个老头坐在门口抽烟,五十上下的年龄,三角眼睛,白净面皮,稀稀拉拉的几啜胡须,当下就行了个礼道:“掌柜的,我来买口棺材。”老头只顾抽烟,头也没抬说道:“我不是掌柜,掌柜在里面呢。”此时一个中年人从里间出来,正是这家掌柜。看见有了客人马上就迎了上来:“不知客官需要哪一种?”张某说道:“要上好棺木一口。”于是掌柜就带着张某看了几口棺材,最后看中了一口,双方讨价还价,以两千文钱成交。掌柜的问好张某住址,正待招呼几个伙计把棺木抬过去,门口那老头突然站起身来,走到两人面前大声说道:“二千文不行,这口棺材必须要四千文方能卖与你。”张某大为诧异,看掌柜闻听此言也低下头去,不发一言,以为老头必是掌柜的长辈亲戚,见自己是外地人,所以和掌柜串通一气来漫天要价勒索自己,所以非常生气,说道:“你们欺负我是外地人吗?那我就不买了。”于是忿然而归,一路琢磨着明天再问店主打听一下附近有没有别的棺材店。回去已是傍晚时分,张某刚上得二楼走到自己住的房间,便听的房内有隐约的声响,像是人的脚步声,再看窗户里并无烛火,张某很是诧异,因为他临走之前紧闭房门,给店主交待一声就出去了,想着这房中停着徐某的尸体,应该不会有什么人敢进去,莫非此刻是进了小偷?张某于是一边喊着店主,一边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一进房门,就听忽的一声,一个黑影双臂张开,迎面扑来,借着外面微弱的光线看去,只见此人披头散发,脸如黄纸,双目微闭,目无表情,正是午时才断气的好友徐某。张某这一吓非同小可,和徐某虽是平时朝夕相处的兄弟,奈何此时人鬼殊途,眼见徐某之身已为僵尸,作势扑来,不由惊魂落魄一身冷汗。好在此时刚刚进门,于是迅速转身而出,向楼下落荒而去。出门的时候由于动作太猛身形过急,衣服掀起的风将门带上了一半,此时僵尸正好追到,恰好被关在两块门板之后,但是仍然双臂伸直扑了上去,将十只手指深深的插入到了门板之中,足有半寸之多。张某连滚带爬的跑下楼梯,此刻店主人和小二刚到楼下,见得此景,吓了一跳,待得听张某说走尸了,更是胆战心惊,好在此时二楼只有张某一人住宿,而且一干人等也知道有楼梯僵尸下不来,于是叫小二在楼下别处给张某开了一间房,先给他压压惊,晚上就让他住在这里,准备第二日天明后再做处置。待得第二天天光大亮,主人约了几个伙计,和张某一起拿着扫帚上楼,看见徐某的尸体仍在门板之后,于是用扫帚扫倒在地,几人一起抬回房中。张某此时害怕晚上再走尸,急于买回棺材将徐某尸体放入钉牢,于是又问店主此处还有别家棺材铺没有?店主回答没有,就此一家,张某不由暗暗叫苦,此时无计可施,只好硬着头皮又去,在路上盘算了一下,这一路跋涉车马住行加上延医看病,所带银两已剩无几,还要留下一些做回去的盘缠,最多只能再给一千文而已。到得棺材铺,看见昨日那老头还在门口坐着抽烟,看见他来了并不言语,只不住的冷笑。张某就当看不见,进的店中找到掌柜说明来意,声明最多只能加一千文,再多就没有了。这次掌柜并不答话,只是不住用眼角的余光瞟着门口的老头。此时老头转过头来,喷出一口烟雾一脸凶悍的说道:“别以为我不是掌柜,我依然做得了掌柜的主。你到街上打听打听,我这“坐地虎”的名号不是须有其名的,这棺材要是没有四千文你休想拉走。”张某这才明白是碰上地痞无赖了。只是俗话说的好,“强龙不压地头蛇”,此时人生地疏,无亲无故,除了任人宰割之外也别无他法。于是低声下气苦苦哀求,可是好话说尽那坐地虎就是不松口,非要四千文,少一文都不行。张某寻思这要按老头的价格那我岂不是只能乞讨而回了?这个万万使不得,眼见的已近正午,价钱又谈不拢,只得悻悻走出店门,想要从长计议。出得门外,心中有所思,不由信步由缰越走越远,直到走出城外,来到一片旷野之中,此时阳春三月,风和日丽绿草如荫,张某不由停下脚步,却也无心欣赏,一味的唉声叹气。正在彷徨无计之时,忽然看见小路的对面走来一个道士,穿着蓝色的道袍,背着紫色的背囊,白发白须,仙风道骨。走到张某面前突然停下脚步,笑着对张某说道:“你是想买棺材的那人吗?”张某非常惊讶,回答道:“正是。”道士又问道:“你是不是受了“坐地虎”的勒索非常生气?”张某更是吃惊,心想这老道什么来头居然对我的事知道的一清二楚,于是恭恭敬敬的回道:“正是,不知道长如何得知?”道士却并不回答他,从身后背囊之中拿出一把鞭子来,约有两丈多长,状貌古朴,把柄漆黑,鞭身乌油发亮,也不知用什么皮做成的。道士对张某说道:“这把鞭子名为镇尸鞭,当年伍子胥鞭楚平王尸体就用的它,我把它借给你,今晚如果尸体还会起来相扑,就用这把鞭子抽打它,定然保你平安无事,待得明日,棺材也唾手可得,你也不会为此为难了。”说完就将鞭子交给张某,更无只言片语,转身而去。张某大奇,拿着鞭子正想着不知老道说的是真是假,抬头想要追问,却发现老道身影转眼已经不见了。张某心想我莫不是烧了高香遇见了神仙,于是赶紧拿上鞭子就回到客栈,吩咐店家拿来烛火放在桌上,自己找来酒食,草草用毕,便端来一条长凳放在门口,自己坐在上面静观其变。   到了晚上天色将黑,张某聚精会神盯住尸体,看看有什么变化。过了一盏茶的时间,烛火忽然跳了几下,暗了下去,张某猛的一个激灵,知道尸体就要起来,果然尸体瞬间坐了起来,从床上跳到地下,直奔张某而来。张某手中正握着镇尸鞭,眼看僵尸离他还有四五尺距离,壮起胆子扬手对着僵尸“刷”的就是一鞭,只见一身沉闷之极的声音传来,尸体被鞭子击中发出一声低沉的惨叫,身上似乎被电击中一样,瞬间跳起,然后身子一歪,重重的摔倒在地下,一动不动。张某等得半响,看尸体倒地再无动静,于是叫来店家小二,和他一起把尸体重新抬上床。整晚无事,第二天,张某又去棺材店,一进门,掌柜的满面喜色对他说道:“客观来的正好,昨晚坐地虎突然刨冰而亡,我们这一行的大害终于被除掉了。这口棺材我还是卖给你二千文。”张某大为惊奇,问起缘故,店主说:“此人姓洪,不知从哪学来妖术,可以役使鬼魅,一直在我的店赖着,有人来买棺材就索要钱财甚多,然后只给我一半,要是不从他,他就施术让尸体晚上走尸扑人,这么多年害人不少,落得横财也很多,早晨突然听说他昨晚暴死,也不知得了什么疾病。”张某这才把昨晚的事情告诉了掌柜,两人急忙赶到洪老头家,悄悄进去一看,老头果然已死还躺在床上,最奇之处是身上还有鞭痕从头至腰。于是张某和掌柜拍手称庆,回到客栈寻找鞭子却也无影无踪了,,于是张某买了棺材把徐某装殓,踏上了回家的路程,就是一直不知道那个道士是何方神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灵异记 » 明清一些不为人知的志怪记录-飞僵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